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Archive [ 200808 ] 記事一覧

雨后(alice nine SH)

脚步声由远而近,小原的房门被轻轻推开。绪方闪进门来,在低矮的工作台前站稳脚跟。俯身趴在桌子前看着一直低头赶稿的小原,绪方的声音柔软得像某种小动物,“将,外面雨停了呢。”小原抬头,看见面前的绪方认真地眨着大眼睛,笑着重新低下头将最后一句话写完。抬手揉上绪方的发,小原的笑容带上了无限的宠溺,“那,我们去散步吧。” 穿好外套,绪方蹲下身子抱起蹭在脚边的猫咪,摩挲着它的脖颈轻声对它说话,“乌咪要乖乖看家,不要趁...

终场(alice nine TSa)

【初幕】屋子里烟雾缭绕。最后一口凉薄的烟云自唇间缓慢滑出,我摁熄指间薄荷味道的万宝路,这是唯一一根抽完的烟。烟灰缸里拥挤着的长短不一的烟头仿佛在嘲笑我的寂寞,是的,连它们亦可以在燃烧后相伴着被丢弃,我却要一个人独自存活。寂寞因你而生。你已不在,我便似行尸走肉。只是哪怕行尸走肉,我也一定要在人生这场戏剧中诠释好戏子的角色,如所有人一般,日复一日的过下去,直至死亡。因你说过,爱是两个人一同描绘的完美,...

梦夏(alice nine TSa)

身体在暗黑的海上 深深地 浮沉著连对於你的记忆 也在梦中 搁置著如果能再将手伸长一些 就能到达那波浪之间吧醉倒了的身体 在水中 失去了自由在摇动的波浪中 寻求著安乐的海月从梦中醒来 明亮的晨曦将天空染上色彩连深海底 也照耀到了在这青亮的色彩中 沉落的鱼停止了呼吸 并寂静地睡去在仔细思考後 认定这是一个短暂的梦 就像溢满的水滴一般时间在针叶树聚集的树海中 流逝的特别慢如果我停止呼吸了的话 是否表示这...

忘情

她只是一只小妖,嗅到人的气味,欢欣地寻过去。走近时,草木簌簌作响,那人似有察觉,回过头来,恰与她四目相对。她却是怔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对眸子啊,透着月华一般幽凉的光芒。她的心颤了一下,她是认得那种光芒的,叫做“寂寞”。沉默一阵,她清了清嗓子,绽出一个淡淡的笑,“公子,夜深了,早些回去罢。以后也别上这儿来了,很危险的。”不知怎地,心中寻得食物的欢喜,竟已消散得无影无踪了。他不动,静静地瞧着她。一双碧青的瞳...

神判

“他是你的盾牌,帮助你,是你威荣的刀剑;你的仇敌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们的高处。”——《圣经·旧约·申命记》 夜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黯淡的月光透进来,伴随着凉爽的夜风。她自黑暗中坐起,扬手,一抹寒光迅速划过身边熟睡的男子的咽喉。细细的血从男子脖颈上的伤口中渗出,温暖地蔓延开来。她笑了笑,伸出纤细的手指沾一点血涂在口红褪色的唇上,血腥滋润了苍白的唇。她满意地站起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裙子慢慢穿好,拿出手机拨通...

禁爱(alice nine TSa)

轿子停稳,一把伞迅速地隔开轿前的一帘雨幕。一双木屐踩在水里,溅起的水花沾湿了玄黑色长袍的下摆。“主人。”撑伞的男子恭敬地低着头,身上整齐的武士服已经淋得透湿。“带路吧。”伞下星目剑眉的男子开口道,大步地走进自己的府邸。回廊的木地板上响起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跪坐在门边的男子看到走近的挺拔的身影,连忙直起身子,“主人。”来人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站在门前,似在等待着什么。“此姬名‘蝴蝶’,是京都最红的艺伎。善奏大...

Neibour

安琪望着主席台上演讲的男生,微微眯起了眼。身旁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有点吵,但丝毫影响不了安琪的心情,她的嘴角挑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里踏实下来,“现在,我要叫你做‘尹航学长’了吧。”开学典礼很快结束,安琪随着人流走上楼梯,回到教室自习,脑海里全是尹航演讲时的模样。一直挂着笑容的脸,声音清晰有力,单调的男式校服衬衫被他穿得很妥帖……安琪让那些画面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回闪,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词三首

《甘草子》残夜。丝衾难暖,泪洒香枕上。独自守空闺,难耐流阴缓。青丝如愁常难断。怎奈何,朝思暮念。但愿风牵愁丝去,问君何时归?《菩萨蛮》倩影袅袅金莲步,玉指纤纤沾荷露。绿水朱华艳,红鲤游曳闲。水中现伊人,花黯游鱼沉。莞尔碧池边,对面人忘归。《苏幕遮》阴蔽日,雨连绵,淅淅沥沥,声碎屋檐上。残风穿堂指间寒,呜呜咽咽,余一室清冷。梳妆台,红烛泪,铜镜犹在,映得人憔悴。空留半榻终难暖,辗转反侧,何人与共眠。...

我早已遗忘,那漫天的绚烂烟火。只记得,你离去时我满目浸湿的冰凉。我开始学会回忆你的温度。在寒冷的冬季,穿着你留下的厚大针织毛衣,捕捉你残存的气息。一次,又一次。...

生日礼物

送给亲爱的七七。手机闹钟在早晨9点准时响起。七暖在床上辗转了一阵,从枕头旁摸过手机,亮白的屏幕光芒下,收件箱里一片空白。七暖这时才清醒过来,坐起身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不会再有林亦宠溺的叫自己起床的信息了呢。和林亦分手整整一个星期。1月19日,一个星期后七暖第一次打开手机。七暖关了暖气,套一件毛衣去洗手间。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惨淡的容貌,七暖无奈的笑了笑,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了。那么,去游乐园吧。...

絮语

13:03我缩在电脑前,火红的印有绚烂花朵的棉布裙把我包裹得那么好。我的手指在键盘跳跃,我的思维在勾勒你的形象,我的记忆在重温你的气息。亲爱,王菲在唱流年 。我很爱你啊,你知道。可是我们那么短暂,不是么。王菲唱得那么准确,“长不过一天。” 我们的相遇是没有未来的美好。只是。亲爱。我不害怕这样的短暂。有你在,我多么快乐,哪怕我们就要分离。13:15王菲在唱夜会 。“十二点钟即将成为历史。” 于是我想起了那个夜晚,亲...

双生,蜕变。

我在陈旧的房子里望着你。因光线的原因而显得黝黑发亮的皮肤,轮廓分明的脸,一副不耐烦的神情。有雨水打落在铁皮雨篷上的声音,响亮清脆。诡异的天气带来绵延持续或是迅疾的雨,大量的雨水席卷而来,天地间有潮湿闷热的味道。我有些恍惚,不自觉的疲惫,看到你的挣扎与清冷。我只想与你更好地融合,于是我走近你,直视你灼灼如星的双瞳,你没有反抗。我强迫自己陷入大脑深层的记忆。往事鲜明繁多,一件件打开,看到其尘封已久的光...

旧文两篇

「舞」穿越炎热和冰凉,抚平裙上的褶皱,用浓郁的艳丽将自己包裹,手腕有乌黑的珍珠光亮柔顺。亲爱的,请献上你的舞蹈。抬手划过凛冽的空气,裙摆飞扬,时光停滞。你终于可以禁闭双眸沉醉其中,无人打扰。你遗忘了谁,谁又将你遗忘。无关紧要。在世上,有一种舞蹈只需要一个人完成,没有观众,没有舞台。身姿在黑暗中妖娆,只听到自己心中寂寞的叹息。任时光流转千年,你仍旧孤单一人,永不前行,不会回头。绽放成花的情,败了一地...

湘古沿着河堤朝北走,冬曰的太阳很好,她看到有人在河里游泳,成群结队,像鱼一样迅速灵活。衣服的口袋里突然有了持续的振动,湘古掏出手机,是胡桃打来的电话。“喂。”“湘古你在哪?岁良说你今天一大早就不在家了。”“我偶尔早起都不行么?”湘古皱眉。“你到底在哪?”胡桃的声音有些急促。“你告诉岁良,我晚上回回去吃饭。他总是如此谨慎,叫你打电话来询问。”湘古的声音有了轻微的戏谑意味。“看来你没事。可以叫岁良放心了。”胡桃的...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