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湘古沿着河堤朝北走,冬曰的太阳很好,她看到有人在河里游泳,成群结队,像鱼一样迅速灵活。衣服的口袋里突然有了持续的振动,湘古掏出手机,是胡桃打来的电话。
“喂。”
“湘古你在哪?岁良说你今天一大早就不在家了。”
“我偶尔早起都不行么?”湘古皱眉。
“你到底在哪?”胡桃的声音有些急促。
“你告诉岁良,我晚上回回去吃饭。他总是如此谨慎,叫你打电话来询问。”湘古的声音有了轻微的戏谑意味。
“看来你没事。可以叫岁良放心了。”胡桃的声音带着笑意,“他太宠爱你。”胡桃挂断电话。
湘古微笑,顺手关了机,放回衣袋。她的身上还披着岁良的外套,对她来说过于空大的衣服。
走到河堤的尽头,踏着楼梯上到路旁的人行道。沿路有卖香烛纸钱的商贩,湘古抬头见到被大树遮掩的西来寺暴露在外的顶上的金瓦,于是突然安下心。
在寺庙门口买了九枝香,老板娘笑着给了些纸钱做搭衬。湘古绕过几个看相算命的老人,拢紧衣服走进西来寺的前门,要登上数百层的阶梯。
寺庙正门的朱漆有些脱落,露出里面的木质。湘古听到寺庙里弥漫的诵读佛经的声音,带着某中坚持的力量。有在寺庙常住的女子过来指导,蜡烛是不能烧的,因为是用动物的油脂制成,算作杀生。纸钱亦不能烧,因为那其实是算作供奉鬼神的,佛祖并不需要。于是湘古便按照那女子说的把纸钱放在燃着松香灯的石台旁,留给寺庙里的人处理。
七八只松香灯排放在石台上,湘古缓慢地点燃九枝香,然后开始拜佛,像年迈的人那样认真严肃。每个庙堂都叩拜过,看到巨大的佛像和菩萨,心里有了自然的敬意,她是相信灵魂归宿的女子。
询问的寺庙里的小和尚,想求平安符。要去到寺庙边缘的一栋破旧的房子,上二楼向德高望重的大和尚求。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求到两枚平安符,谢过后离开,将平安符放入最贴身的衣袋。
要离开的时候看见有开光的佛珠出售,挑了一串墨绿色的买下,要送给岁良。湘古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于是将佛珠套在右手手腕走回市中心,买了一只香草味的冰激凌坐在路旁的椅子上舔吮,有笑容挂在脸上,像个孩子。
在书城打发了一个下午。最终买下了《胭脂扣》。看过这部电影,喜欢女鬼如花。
黄昏的时候回到岁良的公寓,湘古掏出钥匙开门,看到岁良已经做好的一桌饭菜,开口轻唤在厨房收拾的岁良,“我回来了。”岁良走出来,望着湘古露出好看的笑容,“快来吃饭。”湘古放下手中的书,挨着岁良坐在餐桌旁。全是自己喜爱的菜肴,湘古抬头,看到一旁的岁良眼神温柔,于是笑靥如花,“良,谢谢你。”岁良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那谢礼呢?湘古把佛珠从手腕上摘下,套在岁良的左手手腕,然后低头吃饭。岁良的气息靠过来,在湘古的眉梢印下了浅吻。湘古沉默着夹菜到岁良的碗里,脸上笑容不褪。
第二曰早起,收拾了几件衣服,把手机放在床头,湘古看了看仍旧熟睡的岁良,从书桌上找到了纸和笔,写了一句话压在岁良的手机下,然后离开。
赶的是6:40的火车,去清河镇。
湘古靠着火车肮脏的皮椅补充睡眠,做断断续续的梦。她梦见了那个英俊霸气的男子,梦见了一次次的背叛与和好,梦见了自己唯一一次的流泪。火车剧烈的震了一下,她醒过来,听到广播说下一站是清河镇,湘古看时间,再有十几分钟便可到达。
清河镇。林晨在那里。


到站下车,是个古镇。湘古微笑,想不到林晨那样锐利霸气的男子会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停留。她翻出夹在钱包里写有地址的纸条,坐一辆小三轮车过去。
在一间小小的旅店门口停下,湘古付了钱,抬头看清楚店名――念古旅店。她推门进去,店里的男子抬头,望见是她便只是微笑。湘古挑起嘴角,“晨,我来了。”
林晨带她去到旅店的后院,有一间小小的房子。林晨开口,湘古,这是我住的地方。湘古抬头看牵着自己的男子,晨,我与你住一间。林晨露出笑容,谢谢你,湘古。湘古微笑着亲吻他的脸颊。
回到旅店,林晨的手机铃声响起,湘古看着林晨疑惑着接听电话,过了几秒钟后疑惑着将电话递给湘古,是胡桃。
“胡桃。”湘古唤女子的名字。
“湘古,岁良怎么办?你怎么可以去找林晨?”胡桃的声音有些颤抖。
“岁良与你说了什么么?”湘古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没有。”胡桃的声音急促,“我今天去找你,无意中看见了你留下的字条。你怎么可以抛下岁良?”
“我不是写了‘我会回来’么?”
“岁良已经看到了你手机里林晨的信息。就因为林晨叫你过去你就可以干脆的离开么?不要忘记这个男人当初是怎样的抛弃你!”胡桃大声责问。
“胡桃,我知道你觉得岁良是好男子,你希望我能好好过。可是这次这件事不需要你干预。岁良会明白我,你放心。你不必再打电话来,我会叫林晨关机。”湘古平静的说完,挂断电话,胡桃的声音消失在另一头。林晨缄默,接过手机关机。湘古叹气,晨,带我去走走。林晨点头。
湘古与林晨牵着手在古镇里游荡,一路上看着林晨与当地的居民熟络的打招呼。古镇有干净的空气,湘古在这样幽静的环境里微笑舒心。他们在河边停下,湘古笑,“晨,我爱上了这里。”林晨望着湘古甜美的笑容,眼神愧疚,“湘古,你不恨我么。”“恨,不过现在不了。”湘古的声音清澈甜美,“晨,我有礼物给你。”湘古拿出一枚护身符放在林晨的手心,林晨道谢。湘古摇头,“不必谢的。我昨曰早起去西来寺,等了两个小时求了两枚平安符。另一枚在我这。晨,我只是希望你安好。”林晨拥住她,在她耳畔轻语,“湘古,留下。”湘古笑而不语。
在清河停留了四天,林晨对她百般宠爱。她望着英俊的林晨,心中再无遗憾。
第四天的晚餐是清河镇的特色烤鱼,湘古津津有味的吃完,望向面的林晨,“晨。我明曰早晨离开。”林晨的眼睛刹那间变得灰暗,他有些痛苦的开口,“湘古,为什么?为什么……”“我该去了。”湘古抚摸着口袋里的平安符,露出笑容,“晨。还有人在等我。岁良在等我。”林晨心中明了,不再劝湘古停留。他的脸上没有了笑容。

清晨林晨为湘古拉开旅店的大门,眼神温柔,“湘古,我不远送了。你看,这间旅店叫‘念古’――思念湘古。你要记得它。”湘古微笑,“我会的。”她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一封信,“晨,这是我昨晚写给你的,在你招呼客人的时候。”林晨把信握在手里,沉默着上前俯身吻上了湘古的唇,湘古没有躲开,安然接受。
湘古步行去火车站,她没有回头。林晨站在旅店门口,阅读那封信。清晨的风很清凉。
“晨:
我爱你。我把我最浓烈最丰盛的爱给了你。你能明白,直到今天,我对你的爱,依然还在。
可是,我有了更爱的男子。我要回到他身边,不能为你停留。是他让我释然,让我能够原谅你对我的背叛,让我有勇气离开你。让我有了安定的心。晨,我对他的爱虽不及我给你的那样浓烈尽情,可是我知晓,我不会离开他。无论我去到哪里,我都会回到他身边。
我对他的爱长久而坚定。
晨,他那么宠爱我。这次来看你,是我对他的最后一次离别,我不会再离开他。我要做一个安静的女子,为他停留守候。你要好好的,找一个爱你的女子陪伴。我会记住你,记住我们最艳丽的时光。
晨,这是我唯一一次与你说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林晨望着望着他爱的女子离开时走的路,露出了笑容。
“湘古。再见。”

湘古坐上了归去的火车,接近四个小时的路程,回到自己居住的城市,在火车站的公用电话亭里打电话给岁良。
“良。”
“湘古,你在哪。”岁良声音温和。
“在火车站。来接我好么?”湘古开始微笑。
“你等我。”岁良挂了电话。
十五分钟后,湘古看到岁良走进火车站。她迎了上前,拥抱住岁良。
“良,我回来了。”湘古轻声说,“我不会再离开。”
“嗯。”岁良微笑着抚摸湘古的长发,“我们回家吧。”
“好。”湘古把手放进岁良的手心,“我们回家。”

“良。我没有为你求平安符,因为我知道你会平安,佛祖能够知晓我在用我的心为你祈祷平安。我会做你的平安符,不再离开。我会用我的一生为你守候,我会尽力让你安好。良,我会为你停留;良,你明白我的爱。”湘古望着身旁展露笑颜的岁良,心里轻轻的说。
……
……I am back。I will stay。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