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神判

“他是你的盾牌,帮助你,是你威荣的刀剑;

你的仇敌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们的高处。”

——《圣经·旧约·申命记》



夜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黯淡的月光透进来,伴随着凉爽的夜风。她自黑暗中坐起,扬手,一抹寒光迅速划过身边熟睡的男子的咽喉。

细细的血从男子脖颈上的伤口中渗出,温暖地蔓延开来。她笑了笑,伸出纤细的手指沾一点血涂在口红褪色的唇上,血腥滋润了苍白的唇。她满意地站起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裙子慢慢穿好,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响了三声后挂掉。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她吻了吻自己的手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寓。

深夜的街道上见不到人影,年老的乞丐蜷缩在墙角打着瞌睡。她从旁边大步走过,又慢慢退回去。打开钱夹,她抽出唯一一张一百元放进乞丐手中那个肮脏的塑料碗里。乞丐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醒,怔怔地望着她。她眯起眼睛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老乞丐盯着她,直到那艳红的裙完全融入更远处的黑暗。他反手抽了自己一巴掌,脸颊处即时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捏紧那张钱,老乞丐回想着她妖娆的笑容,连连摇头,

“这年头,怪了。还以为梦见妖精了呢。”

而她,这时早已折身走进一条偏僻的胡同,步入一幢毫不起眼的小公寓的二楼。




银行的业务办理窗口前排着一条条长队,一个穿着洗得发旧的无袖上衣和牛仔裤的女子推门进来,安静地走到一条长队的末尾。

队伍前进得异常缓慢,周围是一片嗡嗡的抱怨声,女子却始终是一副懒散的神情,好像还未睡醒。过了那么久,终于轮到她。

“全部取出来。”

她将存折递进窗口,上面有一笔刚刚打进去的数目。

“小姐,这……请您今天先办理预约,明天再过来好么?”业务员是个年轻的男人,望着存折上的数字皱起了眉头。

她嘴角微挑,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一张纸,就着银行的笔在上面写了些什么,递进窗口。

“拿这张纸和存折给你们经理,我只等十分钟。”

男人看清抬起头的她,先是因着那妖娆的笑容微微一怔,接着快速走进了经理室。

五分钟。经理便亲自拿着厚厚的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她。她径直把纸袋放进包里,转身离开。

年轻的男人站在毕恭毕敬目送女子离开的经理身后,疑惑地打开了那张她给的纸。

只有一个潦草却极漂亮的字。“妖”。



咖啡店的角落里,她安静地翻阅圣经,面前的黑咖啡只喝了一口。浓密如海藻般散乱的长发已被扎在脑后,露出她苍白却精致的面容。放在桌面的手机轻轻振动,她拿起来看。一条信息。

“做得很好。”

她看着发件人的姓名,停顿几秒,按下删除键。

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七星和打火机,她抽出一根点燃,朝着自己的左手小臂摁下去。一瞬间皮肉焦灼的极度痛苦被她心中那份巨大的喜悦压制住,她抚摸着新增的第六个印记,轻轻微笑。

这是你第六次赞扬我。

她叫来服务员,把烟灰缸撤走。时近中午,店里人渐渐多起来。



杨渊走进咖啡店,习惯性地向右边的角落望了望。恰巧坐在那里的女子抬起头,撞上他的目光。

漂亮的女子,无妆,面容略有些苍白。他与她四目相对,隔得那么远,亦是能够看清她眼底的那一点媚。清澈明亮的眸,却又妖娆万分。

杨渊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环顾店内,已然没了空位。他兀自一笑,朝角落的座位走去。

“你好,请问能我可以坐在这么?”

他走到女子的面前,指了指她对面的空位。她平淡地望他一眼,点了点头。

服务员很快走过来,杨渊点了黑咖啡。下一秒他看到她面前摆着的杯子,开口道,

“你也喜欢黑咖啡?”

她把目光从圣经上移向他,

“我不习惯和不认识的人交谈。”

“我叫杨渊。”他微笑着说道,“这样算认识了吧。”

她短暂一笑,没有言语。他看着她略带羞涩的温柔笑容,突然想起许多年前自己初恋女友的温婉面容。只是那个瘦弱的女子绝无眼前人这般神秘诱人。面前的她,温柔里掺杂着妩媚,勾人心魄。

“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自觉的放软了声音,全然不似平日在众多女子中周旋时的骄傲从容。

“妖。”干净的嗓音。

人如其名的女子,妖精一般迷人。他习惯性地用食指轻扣桌面,下定决心。

“妖,我是否可以了解你。”一字一顿,认真的请求。

她望着他,眼中似有困惑。沉默一阵,她掏出笔,拉过他的左手在他的掌心写下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电话。谢谢你的咖啡,杨渊。”她一口饮尽杯中的咖啡,嘴角微微扬起,起身离开。经过他身边时,他闻到她身上淡得不易察觉的香水味。是CD的毒药香水。

“先生,这位小姐的咖啡……”

耳边传来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询问,他开口,“我来付帐。”

手心的十一个数字是开启她的世界大门的咒语,他把号码刻记在心,妖,也许你就是我致命的毒药。



她一级一级的走下楼梯,看到等候在马路对面的杨渊。休闲的衣着,他倚着自己的名车奔驰,并不显得突兀。

她朝他点了点头,从他为她打开的车门坐进去。他绕回驾驶座,发动汽车,扭脸望向身侧的她,她的眼底却没有自己所预料的那份好奇。

“不问我带你去哪里?”

“到了便知,何必多问。”她淡淡地答道,饶有兴致地看着周末热闹的街道。

竟是这样淡定的女子。杨渊自嘲地一笑,自己低估了妖。他沉默一阵,看了看她年轻的面容,

“是否如今的大学生都似你这般淡定从容。”

她扭脸望向他,“我三年前已经从S大毕业,现在是待业良民。”

“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美术。”

“这样说来,我是你的前辈。”他顿了顿,“你的老师是谁。”

“蓝辰若。”

竟连老师都是同一人,杨渊暗自欣喜,这是否可以算作缘分。他把车驶过一个十字路口,然后找了车位停泊。

“到了。”

出现在面前的那条街,两旁立着一间间外国人开的餐馆,笔直延伸,几乎看不到尽头。

杨渊带着她一间间吃过去。品尝不同餐馆的特色菜,只要小小一份,便不容易吃腻。她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举止,细心妥帖,谈吐得体,优秀的豪门之后。她恍惚间回到年少的时候,那时谁还是那样温柔的人,携着她在深夜流连于一个个大排档,只为看她灿烂得心无城府的笑颜。

“妖,这份礼物你是否喜欢。”

眼前的男子轻声询问她,她回过神,看到杨渊的温柔。他在宠爱自己。她笑,

“谢谢你,我很开心。”

他听到她的回答,送了一口气。天幕已经完全染黑,他看了看满天细碎的星辰,低下头对身边的她露出浅笑,

“我送你回去。”



回到自己的公寓,杨渊径直跌落至沙发上,顿觉浑身疲软。为博佳人一笑耗费了太多精力,自己竟是事后才发觉。他兀自摇了摇头,想起什么似的,拿起茶几上的电话。

“喂。”电话接通,是那把熟悉的男声。

“辰若。”杨渊直接进入主题,“你可记得妖。”

“怎会不记得。她那样耀眼的女子,又聪慧过人,几乎让全校的男子疯狂。”三十出头的蓝辰若,声音有回忆甜美的味道。

“看来我错过了那段美好的时光。”杨渊笑道。

“她入校时你刚好毕业,都是我的得意弟子。”辰若的声音带上笑意,“你遇到她?”

“是。她似乎还是一个人,我想照顾她。”

电话那头沉默下去,在杨渊快要失去耐心时,辰若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后天是她的生日。”辰若缓缓道,“杨,若是你,应当配得上她。”

“你居然连她的生日都知晓。”

“若在三年前,你会成为我的敌人。”

“辰若,谢谢你。”杨渊了然一笑,挂断电话。



杨渊坐在咖啡店里与妖初次见面的那个位置,等待着她。她穿着一袭简洁的棉布裙出现,身姿纤瘦惹人爱怜。

“妖,生日快乐。”

他特意让店里为她做了生日蛋糕,时机刚好,给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她吹熄蜡烛,眉眼弯出细密笑意。亲自切出两块蛋糕,她递一份给他,然后开始品尝自己的那一份。

他看着她,无意中瞥见她纤细的手臂上触目森然的伤疤,心中有什么情愫突然涌出,阻碍了思维,精心的计划被一下子打乱。

他抚上她的左手小臂的疤痕,

“妖,请让我照顾你。”

“也许我太过仓促,可是妖,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他在她面前,语气恳切而疼惜,仿佛变回昔日笨拙的少年模样,“妖,你已足够妖娆,能否考虑用这瓶许愿精灵换下那媚惑的毒药,同时让我愿望成真?”杨渊递上的生日礼物,是ANNA SUI的许愿精灵。

她迟疑一阵,最终接下那瓶香水。

“我想我可以试一试,从第一次见到你便知晓你是优秀的男子。渊,谢谢你为我准备的生日。”

杨渊看着她,良久,抬手抚上她的脸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妖,你是我难逃的劫难。我的小妖精。”

她不语,将掌心合上他温暖的手,唇畔绽出明艳笑容。



自此,每日傍晚杨渊回到公寓,都会看到妖的身影。

她做出满桌他喜爱的菜肴,为他守候。是这样能干的女子,杨渊常常握着她的手,声音柔软,

“妖,我多害怕一松手你就会消失不见,害怕我只是你稍作歇息的一片树林。”他已经完全褪去自己的骄傲自信,为她倾尽所有。

她笑,“渊,你放心。”

收敛起一切冷漠或妖娆,她似一只沉睡的妖,在他身边安然相伴。

她知他对自己一分一毫的好。



阳光灿烂的中午,她刚刚起床便接到他的电话。

“妖,今晚出去吃饭,我来接你。”

“好。”

通话结束,她揣摩着他按耐的好心情,突然记起什么。

这么快,居然就是明天。



寿司店。他点了她最爱吃的鱼生和乌东面。看她吃得额渗细汗,他抽出纸巾替她擦拭汗水,眉眼里皆是宠爱。

“妖,明日是我的生日。”

她抬头,眼中有点点惊讶,

“渊,为何这么晚才告诉我。我来不及为你准备礼物。”

“明天你出席我的生日宴会,我便已知足。”他笑,握上她的手。

“渊,明日我不会让你失望。”她探过身,轻轻吻他的脸颊,“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杨渊怔了怔,慢慢扬起笑容,站起身拥抱她,

“妖,我爱你。”



半夜,她陡然惊醒。没有梦境,完全没有征兆地忽然惊醒过来。她叹一口气,扭亮床头的台灯,翻开一直摆在身边的圣经。

细小繁密的字,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脑海里闪过杨渊在身边的画面:他温柔的笑,他寻回她钟爱的物品,他为她放低的骄傲,他柔情的一声“我爱你”……她的手指抚过薄如蝉翼的纸张,内心有些动摇,涌起巨大的怜悯,

“渊,你这样优秀,胜过我之前遇见的那些男子……”

目光下移,视线停留在那句早已熟记的话语上。

“他是你的盾牌,帮助你,是你威荣的刀剑;

你的仇敌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们的高处。”

那双蜕变之后的清冷眼眸在脑海里渐渐浮现,摒弃温柔和怜悯,傲视一切。

呵,你是我的神。惟有你。

她心中的动摇转瞬挥去,眼底的妖娆刹那绽放,无尽蔓延。繁盛的妖艳笑容挂在嘴角,她是瞬间苏醒的妖,在这无人知晓的夜舒展开曾经收拢的羽翼。



酒店的大厅聚满了人,笑容自信的企业家,举止优雅的女士。杨渊一身笔挺西装,已变身那个杨氏集团刚就任的董事长,年轻有为英气逼人,如此卓尔不群。

她还未到。他望着大门的方向,一刻不敢移开双眼。

终于,她的身影逐渐清晰,她朝他走来。

一袭黑色的晚礼裙,衬出她白皙细腻的皮肤。手上繁复隆重的饰物遮掩了不堪的伤疤。高挽着典雅的髻,她的脸颊胭脂淡扫,黛眉轻扬,总是有些苍白的唇多出了盈润的桃红色。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妆容,如此震撼,宛如夜间展翅的妖精,把持着人类的端庄,骨子里却透出无限妩媚。

她巧笑嫣然,眼波流转,将所有人的目光虏获。走至他跟前,她的声音清澈甜美,

“渊,我来晚了。”

“妖,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的盛装到来是今夜最大的惊喜。”他绅士地弯下腰,朝她伸出手,“能否赏面跳一支舞。”

她将自己的手叠上去,

“荣幸之至。”

舞步轻盈,她的舞姿优雅得无懈可击。他感受到周围炙烈的目光,羡慕或是迷恋,甚至嫉妒都这样明显。他不动声色地揽紧她的腰,

“妖,我是否应该感激上苍的眷顾,让我得以在你身边。”

她抬眼,笑意盈盈,

“渊,这是命中注定。”



宴会散场,她随他回到公寓。

他掏出钥匙开门,看到已被精心布置过的客厅。

“渊,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她开启一瓶红酒,倒一杯给他,“生日快乐。”

“这是82年的拉斐。”他赞叹道。

“来,我们再跳一支舞。”

灯光被她调暗,音乐是优雅低沉的大提琴。她枕上他的肩,缓慢移动着舞步。

空气里透出暧昧和欲望,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沉重,有些眩晕,嗅到她身上一丝飘忽的香水味,正是自己送的许愿精灵。他按耐的吻终于落下去,沿着她脖颈的曲线一路胶着,他贴在她耳边呢喃,

“妖。妖。我爱你。”

她诡异而妖媚的笑绽放开来,悄然腾出一只手摸到身边桌面的水果刀,朝他的小腹刺进去。刚刚好的深度,精准得恰好能够致命。

他因着腹部的剧痛而稍微清醒,他推开她,摊坐在地上,摸到温暖的血液,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力气。

“药效发作了。”她望着他,语气平静。

“妖,为什么。”他的声音痛苦而迷惘。

“只因你是杨瑞年的儿子,杨氏集团现今的董事长。”她蹲下身抚他的脸,眼底的妖娆不褪,声音怜爱,

“渊,树大招风。你这样优秀,可我已经说过,这是命中注定,你只能死。因为他要你死。”

“‘他’是谁?”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妖,我这样爱你。”

她站起身,避开回答,“我知晓你爱我。可是,我却从未说过我爱你啊。……再见了,渊。”

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响了三声后挂掉。她朝杨渊绽出他今生能见到的最后一个笑靥,转身离开了公寓。



“杨氏董事自杀身亡,疑是为情所困?”

蓝辰若看着早报醒目的头版标题,内心一片寂凉。

他告诉杨渊妖的耀眼,却没有说出妖最为隐秘的那个秘密。妖虽然常年独身一人,却是早已有了坚定着爱恋一声的男子。

他无意中撞破那个秘密,彼时妖挽着那个男子的手,笑容乖巧如同单纯公主。而那个男子的桀骜和优秀,足以令其他男子自惭形秽。

只是妖用一个吻封住了他的口,让他甘心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在别人眼里,妖要永远做那个倾倒众生高傲妖娆的女子,在诸多男子中间游刃有余,不为情所困。

“杨,本以为你这样优秀的男子足以绊住妖的脚步,真是可惜了。”

蓝辰若在胸前划过一个十字,滑出一声叹息。



“他是你的盾牌,帮助你,是你威荣的刀剑;

你的仇敌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们的高处。”

她对着自己默念这句话,深吸一口气,走进面前偌大的客厅。

她的脚步声清晰的回响,走到空旷的客厅的尽头,她终于看到他。

他递给她一张纸,写满名字,

“下次是十九个。昨天的杨渊是这次的最后一个了吧。”

她颔首,坐到他的身边。

“色。”他唤她,声音低沉,神情似有哀伤,“我们都已回不去,你是否有恨过我,让你的双手沾满罪恶。”

“颜离,我怎会恨你。你的仇敌便是我的仇敌,为了你,双手沾满罪恶又如何。哪怕不能回到从前,我依然记得你只为我露出的温柔。”她抚上他冷俊的面容,眉眼弯出寸寸柔情。

“你还是在阅读圣经?”他换了话题,笑着伸手揉上她的长发。

“是。”她看着他蜕变之后难得一见的笑容,“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色,对你,我绝不放手。”

他俯下身,吻上她柔软的唇。她灿烂的笑容蔓延上嘴角,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

“离,我爱你。”



自十年前你出现在我面前,唤我“色”的那一刻起,我便爱上你。我是妖色,所有人都唤我“妖”,唯独你念我的名,一声一声,嵌入心底。离,你这般独一无二。

颜离,颜离。你是我的神。你的决断于我便是神判,神的判决,我必执行。

我愿化作那只耀眼妖精,为你申命。

离。我爱你。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