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梦夏(alice nine TSa)

身体在暗黑的海上 深深地 浮沉著
连对於你的记忆 也在梦中 搁置著
如果能再将手伸长一些 就能到达那波浪之间吧

醉倒了的身体 在水中 失去了自由
在摇动的波浪中 寻求著安乐的海月

从梦中醒来 明亮的晨曦将天空染上色彩
连深海底 也照耀到了
在这青亮的色彩中 沉落的鱼停止了呼吸 并寂静地睡去

在仔细思考後 认定这是一个短暂的梦 就像溢满的水滴一般
时间在针叶树聚集的树海中 流逝的特别慢
如果我停止呼吸了的话 是否表示这一切都已结束了呢 在你的身旁

痊愈了的伤痕已看不见了 因为同情已变得惊恐
过了一段时间 如果看见底端的话 我猜这段旅程也结束了吧

天使们在海中 吟唱著夜曲
治疗著蔚蓝的梦想
在这青亮的色彩中 沉落的鱼停止了呼吸 并寂静地睡去
只有这一次 你是我所深爱的人

从梦中醒来 明亮的晨曦将天空染上色彩
连深海底 也照耀到了
在这青亮的色彩中 沉落的鱼停止了呼吸 并寂静地睡去

今晚 你也沉落在爱琴海中
你到底会在哪里的海 苏醒过来呢?


——《jelly fish》by アリス九号.




一、

黛色的夜幕下,海面因着天上细碎的星辰的光芒泛出一片粼粼波光。男子修长的身影在甲板上拉出长度,略微有些寂寞的味道。

“天野少主,夜里风大,请休息吧。”

从船舱里走出来的武士恭敬地站在男子的身后提醒着。

“你们先休息吧。再有两天就可以回到日本了,我想好好看看夜里的海。”天野淡淡地说道。

“这趟辛苦少主了。”武士鞠了一躬,“属下告退。”

天野看着那人的身影消失在船舱口,转过身子,默默叹息了一声,

“也辛苦你们了。”

海风吹过,带着淡淡的腥味,天野凝视着远方融入黑暗的海,想起了日本春天带着樱花味道的轻风。有大半年没有回去过了吧……东方的家乡……天野正想得出神,突然被船边的海面上异样的水纹打断了思绪。

水纹一圈圈漾开,泛着点点幽蓝的光芒,在夜里显得妖娆而神秘。天野扶着船边的栏杆仔细地瞧着,隐隐约约看到一张少年的面容。

“来人!把那个少年救上来!”

天野一声疾呼,几个贴身的武士迅速聚拢到甲板,按着他的指令将海中的人救了上来。

纤瘦的少年,肤色白若凝脂,浓密黑亮的发湿湿的黏在他清秀的脸庞上,细眉紧皱,仿佛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天野细细打量着少年,发现他肩上一道深而长的伤口正向外渗出幽蓝色的液体。

“……竟然不是人类……”

天野兀自呢喃着,遣退身边的武士。用匕首割下身上衣衫的一块冰蚕丝衣料,天野小心翼翼的帮那少年包扎了伤口。少年似有察觉,睁开眼睛,是一双清澈湛蓝的眼眸,似海洋般美丽神秘。

“我是日本国的人,你不用害怕。”

天野迟疑着开了口,也不知道这少年听不听得明白。

“……是……日本国的人么……”

少年的声音有些生涩,说的,居然是同样的语言。

“对。你到过日本?”

天野有些惊喜,将少年扶稳了些。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人类了……”少年望了望自己被包扎过的伤口,“……我原本是日本的一尾锦鲤……”

原来是一尾成妖的锦鲤……天野的扬起淡淡的笑,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回日本?……我用冰蚕丝的衣料帮你包扎了伤口,应该很快会好起来。”

“……好的。谢谢你。”少年想了想,答应下来,“可是,为什么你不害怕我这样的……”

后半句带着疑惑的话语渐渐细弱蚊声。

天野没有回答,将少年扶着站起来,那样纤瘦的身子,轻盈得几近没有重量。

“回船舱里歇息罢,外面风大。你叫什么?”

“沙我真昼。”

“真昼么……和你一样漂亮的名字呢。”天野的嘴角微微上扬,“我是天野虎。”

……天野……

沙我的思绪回溯到遥远的年代——

——“天野”,是日本历史悠久的异士家族的姓氏吧。

二、

拉开房门便看到阳光在回廊上留下痕迹,天野穿着轻薄的玄黑色浴衣,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是家乡的气息啊。

“天野少主,这趟西洋之行辛苦了,你能如期归来真是太好了。”

中年模样的管家走过来,神色欣慰地说道。

“府里这段时间的事务有劳村井君了。”天野顿了顿,道,“真昼现在在哪里?”

“在清泉池那边。对于他的种族来说,还是很年幼的孩子呢。”

“要照顾好真昼。”天野道。

“是。”

管家恭敬的声音被抛落在身后,天野迈开步子向清泉池走去。



沙我闲闲地坐在池边,池里那几株荷花开得正好,粉粉白白,躲在池边的树荫之下,丝毫没有被逐渐猛烈起来的阳光所影响。数尾鲤鱼在池中悠闲游曳,沙我将手指伸进清凉的水中,不一会儿便有好几尾鲤鱼聚拢过来轻啄他的手指。微微有点痒,他轻声笑了笑,哼起一首轻幽的曲子。

“它们果然是很喜欢你啊。”

淡而略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沙我回过头,是天野。

“你哼的是什么曲子?”天野在沙我身边坐下,饶有兴味地欣赏着盛放的荷花。

“一首西洋的曲子,用了一些日本乐曲的调子。”

“很好听。”天野道,“现在日本局势动荡,真昼就在这里住下吧。”

“那就麻烦虎了。”沙我点了点头。

“府里的环境应该适合真昼的。”天野想起什么似的,“伤好些了么?”

“是。已经开始结痂了。”

“那就好。”天野站起身,“府中还有些事情等着我处理,真昼请随意。”

“好的。”沙我露出笑容,目送天野离开。

……虎,是很温柔的人吧。瘦削而挺拔的身影渐渐远去,沙我的眉眼弯出一寸柔软。



夏夜的星空铺展开来,望不到边际。回廊上的木地板散发着木质的清香,远处有竹筒清脆的撞击声,倾泄下汩汩的清泉,让人觉得惬意。天野提着轻纱灯笼转过拐角,看到沙我坐在回廊上静静地看着星空,便停下了步子。

“夏夜的星空很是漂亮呢。”

沙我看到天野,轻轻开口。

“是啊,很久没有这样闲适的看过星空了。”

天野坐下来,一阵风吹过,不远处的花草簌簌作响,隐约传来低低的虫鸣。

“还是喜欢日本的夏天。”沙我自言自语般说道,“终于回来了。”

“真昼怎么会去到那么远的西方?”天野想起救下沙我的那个夜,说道,“还受了这样重的伤。”

“族人的一次迁徙……那天夜里,遇上了另一个的族群……”

沙我的声音弱下去,原本清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只剩下他了么……天野看着瘦弱的沙我,心中一阵怜惜。

“……不过,我已经很幸福了,因为我回到了日本啊……”

半晌,沙我唇边绽出恬然的笑,眼中的雾气消失不见,隐隐透出几分坚定。

“要更好的活下去。”

肩膀上突然有了温度,沙我扭脸望去,是天野宽大的手掌覆在上面,心里涌起一丝别样的情愫。

“嗯。”

两人都沉默下去,安静的夜,天野看向身边清秀而坚强的少年,微微动容。

三、

“哥哥!”

清脆的喊声在身后响起,天野转身,看到许久未见的弟弟。

“十夜又长高了啊。”

天野抬手揉了揉弟弟的头发,笑着说道。

“哥哥回来真是太好了。”十夜灿烂的笑容挂在稍显稚气的脸上,“昨天才听到哥哥的消息,就匆忙从神社赶回来了。”

“我已经回来五日了,十夜是在做静修么。”

“对。”十夜顿了顿,“听说哥哥带了一个妖族回来?”

“嗯。是很温和的锦鲤妖呢,叫做沙我真昼。”

“哥哥,我想认识他。”

十夜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这时管家行至两人的身边,

“十夜少爷,请先沐浴。”

“十夜先去洗浴吧,下午带你去见真昼。”

“那么说定了。”

十夜朝着天野摆摆手,跟着管家离开。天野的脑海里浮现出沙我清秀的面容,兀自浅笑。

……十夜应该会和真昼相处得很好吧,都是这样体贴而坚强的人啊。



与十夜一同往清泉池走去,远远的就能看到沙我坐在池边的身影。天野开口唤道,

“真昼……”

沙我闻声站起,冲着两人点了点头。

“沙我君好。”十夜礼貌地鞠了一躬,“我是十夜。”

“叫我真昼就好。十夜是虎的弟弟吧,和虎一样温柔呢。”沙我笑道。

“真昼要多和我说外面的世界啊,哥哥在家族里实在是太忙了。”十夜拉起沙我的手,恳切地说道。

“好的。”

“那就拜托真昼了。”天野也笑起来,“常常抽不出时间来陪十夜,真是惭愧。”

“以后有真昼陪我,哥哥就放心吧。”十夜道,“可是这个下午哥哥是说好了要陪我的,不许反悔。”

“嗯,答应你的。”

“我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听真昼说说外面的世界了呢。”十夜笑起来,“哥哥也要说啊。”

在池边坐下来,池水倒映出三人的身影。天野看着沙我与十夜一个温和一个热闹的聊着,目光渐渐变得柔软。

……这样的感觉,就是幸福吧。

四、

天野倚在榻上微微皱眉,面前穿着整齐武士服的男子恭敬的跪坐着。

“天野少主,幕府派来使者求要异志卷轴。”

“查探到他们真实的目的么。”

“似乎是想要捕捉一些异族奇兽进贡皇宫。”

“皇族已经够昏庸无能的了,幕府的野心还真是明显啊。回绝那个使者。”

“……这样不太好吧,毕竟幕府的势力……”武士有些为难地说道。

“幕府现今的势力还不足以威胁我族,不必担心。何况那些异族奇兽是我们的旧友了,不能伤害他们。你下去吧。”

“是。”

天野看着武士消失在门外,叹了口气,轻轻闭上双眼。

“……哥哥?”

耳畔传来带着询问的一声唤,天野睁开眼望向来人,露出笑容道,

“怎么了。”

“我们明日去参加烟火大会吧。”十夜道,“真昼答应我了,哥哥也一起来吧。”

真昼住下来也有一段时日了,让他出去走走也好。天野想着,答应下来,

“好的。让你们两个去我也不放心呢。”

“那我去告诉真昼。”

十夜绽出明亮的笑,欣喜地离开了天野的房间。

夏天的烟火像梦境一样美丽,很久没看过了。天野回忆着,暂时放下的烦心的事务。



平日显得安静的街道在这个夜晚热闹起来。人群缓慢地移动着,满目尽是精致的浴衣,孩童提着小巧的花灯笑声若银铃般清脆。

“真是热闹。”沙我环顾着四周,“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人族的烟火大会呢。”

“烟火大会是人族很重要的节日。”天野望向街道两边的屋顶,已经有人坐在了上面。

“我这是第一次出来参加烟火大会,真是期待。”十夜雀跃起来,“以前都是在府里的屋顶上看的。”

“我也十分期待。”沙我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应该快开始了。”天野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涌现到街道上,说道。

三人随着人群向前移动,前方突然骚动起来,几个武士骑着马在街道上飞奔,许多人闪躲不及,被疾驰的马撞倒在地。

“小心!”

天野一喝,急忙拉着沙我与十夜退开一步,险些被马匹撞到。

“是幕府的人吧,真是嚣张。”天野冷眼看着那些武士扬长而去,转过头望向沙我与十夜,

“没事吧。”

两人颔首,天野放下心来,牵着两人的手却仍未松开,

“人多了,牵着你们有什么事我能快些反应。走吧。”

十夜点了点头,沙我的脸颊却微微开始发烫。行至河边的路,突然变得有些漫长,手心叠着天野的温度,渗出细密的汗水,这样的,让人安心。沙我低着头前行,没有注意到天野注视的目光。

这样牵着你们,是为了保护你们吧。可是为什么,左边交叠着的你的手,竟然让我不愿放开呢。天野凝视着沙我的面容,嘴角弯起了温柔的弧度。

“看!烟火大会开始了!”

十夜兴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沙我和天野抬起头,看到铺天盖地的光芒刹那间绽放。

斑斓的烟火接连不断地窜至空中,迸出耀眼光华,划破沉寂的夜空。

上升。怒放。坠落。每一朵烟火仿佛都拥有生命,在那转瞬即逝的时刻留下最绚烂夺目的姿态,而后不带遗憾地逝去。

是这样惊心动魄的美。如此决绝,决绝得让人心醉。

“真是漂亮啊……虽然短暂,但是如此尽情。”

沙我的感叹迅速被周围嘈杂的人声淹没,却被身边的天野一字不漏的记了下来。

“烟火大会结束以后,我们去另一个地方继续放烟火吧。这样的夜晚虽然短暂,但是再尽情一些,会更好啊。”

天野凑到沙我的耳边说道。一字一句,清晰地落在了沙我的心上,荡起一阵温暖的涟漪。



天野府不远处的树林中央,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河底的鹅卵石发出银白的微光,让整条河流看上去似月光般幽亮美丽。

“这是银月河,这里是天野的领地,所以不会有人打扰。”十夜解释着,将手中的小型烟火递一些给沙我,“虽然比不上烟火大会的烟火那样耀眼,可是也很是漂亮的呢。”

烟火点燃,火焰跳跃着,绽放成一朵朵精致的火花。沙我在烟火光芒的映照下,露出甜美的笑容。十夜与沙我一起晃动着手中的烟火,快乐得仿若年幼的孩童,天野在一旁眯起眼睛注视着他们,笑意不褪。沙我回头,看见安静着站立的天野,心中一片柔软,哪一份情感逐渐明晰。

“一起吧。”

天野望着面前的沙我,轻轻接过那支递到面前的烟火。

“谢谢你,虎。”

一声青涩的道谢,天野直视沙我清亮的眼眸,隐约窥见了一丝闪烁的情绪。

“要记得这个夜晚啊。”

绽放在天野唇畔的笑,是超越以往任何一次的温柔。

一定不会忘记,这个你送给我的绚烂之夜……沙我不语,面颊已经变得绯红。

五、

……

海洋之上,飘荡着断断续续的轻幽的乐曲声。哪一张清俊的容貌自海中慢慢浮现,海水湿透了他黑色的发,他轻轻启唇,声音空灵宛如天籁——

——谢谢你,虎。

光线逐渐模糊,只剩一片无尽的幽蓝之色……

那句话语和着歌声一直回响,回响……

……谢谢你,虎……

……

天野睁开眼,光线穿透拉门散落进来,已是清晨。

“梦到真昼了么……”

天野想起刚刚的梦境,呢喃了一句,不自觉地扬起了笑。门被拉开,是十夜。

“十夜这么早要去哪里?”

天野看着十夜身上整齐的素色和服,疑惑着问道。

“今天要去神社,和真昼一起。”

“虽然现在天气比前段时间稍微凉爽了一些,可是你还是要记得让真昼多呆在阴凉的地方,知道么。”

“我会注意的。”十夜停顿一下,道,“哥哥真是关心真昼啊,难怪真昼那么喜欢哥哥。”

“嗯?”天野残存的睡意因着十夜的话语一扫而空,“你说,真昼……喜欢我?”

“是啊。真昼很感激哥哥对他细心的照顾呢。”

“感激,并不是喜欢吧。”天野苦笑了一下。

“不是哥哥想的那样。真昼一直是很寂寞的人吧,哪怕之前和族人生活在一起,却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十夜道,“可是真昼说哥哥让他觉得安心和温暖,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依赖感,让他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是这样么……”

天野的声音滑出口,带着释然的温柔。

“哥哥也喜欢真昼吧。”十夜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狡黠,“哥哥看真昼的眼神都是很柔软的呢。”

“是啊。我也,很喜欢真昼。”天野笑着揉了揉十夜的头发,口吻却是不容违抗的,“你快和真昼去神社吧,路上要小心。”

“那我走了。”

十夜颔首,转身离开。天野站起身走至回廊上,看着十夜远去的身影,兀自摇了摇头,自己竟是把这埋在心底的感情,告诉了十夜啊。



沙我在神社的林荫下散步,光影斑驳,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身上,留下温暖的触感,就像是天野带给自己的感觉。

那些存留在脑海里的关于天野的记忆,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打开,无比清晰地浮现。

最初的相救,睁眼便是一张轮廓硬挺的脸,剑眉星目,关切和寂寞掺杂在一起,不能忘怀。搭在肩上的手,你温柔的眉眼,清浅的笑,还有那数不清的陪着我沉默的时光,以及,那一个短暂却刻骨铭心的烟火之夜。我心中那一片冰冷的海域,渐渐有了温度。是因为你。

认识你的时日不过月余,为何我的依恋已变得如此深,深得无法自拔。

像是,命中注定。

一阵风扬起,吹乱沙我的发。十夜清澈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传来,沙我将蔓延的记忆收拢,迎了过去。

舀了清水洗净手脚,沙我随着十夜走进神社的大殿。陪着十夜做完一系列繁杂的仪式,两人在走出来,立刻感受到夏日难得的清风。

“真昼也求了祈愿符吧?”

十夜迎着风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忽然开口道。

“嗯。”

真昼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夹在腰带间的符,是两枚。

十夜洞悉地一笑,“有一枚是为哥哥求的吧。”

“对。这是保佑平安的符吧,我希望亲自帮虎求一枚呢。”

“哥哥会明白真昼的心意的。”十夜话语流露出些许暧昧的意味,顿了顿,“太阳渐渐毒辣起来了,到了正午肯定热得受不了,怕是受到夏至日的影响啊。”

“夏至日?”

“是啊,明日就是夏至呢。”

“居然……”沙我原本因着十夜暧昧的话语变得羞涩的面容突然有些异样。

十夜看着沙我脸上的变化,连忙道,“真昼是不是不太舒服,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息一下罢。”

沙我跟着十夜离开了神社的大殿,不由得蹙眉。……实在是大意了,明日是夏至。那么,就是今夜了……



踏进府中时已近黄昏,沙我行至天野的房间前,轻轻拉开了房门。

“虎?”

回应沙我的,是整齐而空荡的房间。

“沙我君是要找天野少主么?”

一阵脚步声临近,沙我转身,管家来到跟前恭敬地鞠了一躬。

“是的。”

“天野少主正午时离府还未归来,沙我君请先进晚膳吧。等到少主归来我会及时告知的。”

“麻烦村井君了。”

沙我鞠躬回礼,默默叹了口气,走向府中的别院。

六、

白昼的炎热并未因着渐深的夜而褪去分毫,清泉池中的鲤鱼早已三三两两地聚在荷叶下进入安眠,像是要躲避这闷热的天气。偶尔有一丝风急急掠过,却也夹杂了十足的热。沙我坐在池边,掀起浴衣的衣袖,竟是连小臂的皮肤都已变得绯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细密的银鳞。

“额头也有些发烫……”沙我触了触前额,焦急地叹了口气,“快要来不及了,虎怎么还没回来……”

正在小声的念叨着,沙我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焦急顿时化作了欣喜。他连忙回头,

“虎!”

“真昼,抱歉我来晚了。”

天野面带愧色地在沙我身边坐下,“我刚回到,听到村井君说你找我,怎么了么?”

沙我笑了笑,拿出一枚符递给天野,“今天陪十夜去神社祈福,顺便求了两枚平安符,这一枚是给你的。”

天野接过平安符,符上还残留着沙我的体温,天野的神色愈发柔软,

“谢谢你,真昼。”

“虎一定要一直平安。”

“会的。”

“……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沙我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朝天野点了点头,勉强着站起身。天野望着沙我,不由得蹙眉,跟着站起来,

“真昼不舒服么,有什么事,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麻烦虎了,我没事的。”沙我挤出笑容让天野安心,急急忙忙的正欲离开,然而刚走几步,脚下却一软——

——糟糕!

沙我咬了咬牙,却是再站不起来了。

“到底怎么了?!”

天野已来到身边,急切地将沙我扶起身来,

“……怎么这么烫!是病了么?”

“……带我……去银月河……”沙我的脸色一点点苍白下去,“今夜与夏至日交界的时刻……是我的……成年日……”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天野一阵心疼,抱着沙我连忙向银月河奔去,

“真是……如果赶不及,你会重新变回锦鲤啊……”

沙我微笑着蜷缩在天野的怀里,两侧的风因为天野的速度变得迅疾刺耳。张了张口,沙我微弱的声音传进天野的耳中,

“没事的。虎……我相信你。”



银月河的河水一如既往的静谧幽凉,天野停下脚步,怀中的沙我全身似火一般炽热,细密的银鳞已蔓延至脖颈。

“真昼,是要让全身浸在河里么。”

“嗯。要维持着站立的姿势……”沙我有些艰难地抬眼看了看月色,挣扎着要站起来,“让我下去吧……要来不及了……”

“你现在的样子哪能站稳!……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天野抱紧沙我,一步步向河心走去。

河水越深便越是冰凉。炎热的天气被阻隔在河面之上,银月河四季冰冷如一。天野咬着牙,湿透的和服将寒冷牢牢粘在身上,幸好沙我炽热的体温好像因为河水的冰冷褪去了些许。

“……到这可以了罢。”

天野站定,让沙我慢慢站直身子,河水已浸到沙我的下颚。

“……麻烦虎了。”

沙我微微点头,天野的嘴角扬起柔和的笑,仍旧是小心翼翼地扶稳他,声音爱怜,

“还来得及就好。”

“……开始了。”

沙我短暂一笑,轻轻合眼。

两人突然置身于一个漩涡中央,四周的水纹规律的一圈圈漾开,形成玄妙的花纹。沙我似乎被一层淡蓝的光晕笼罩,皮肤上的银鳞慢慢消失,绯红和炽热也一点点的褪去,逐渐恢复白皙的肤色。天野静静看着沙我的变化,等待的时间如此漫长,直至淡蓝的光晕消失,水面渐渐平静,沙我睁眼时,一双眸子的幽蓝是更甚以往的清亮美丽。

“谢谢你,虎。”

“虎”字的尾音尚未消失,天野的吻已然轻柔而坚定的落了下去。霸道而细腻的舔舐,将所有的爱意悉数化作唇上的胶着,融化在沙我的心中。

“真昼,你不是一个人。我会在你身边。”

“不要对我隐瞒。无论何时,我都会尽我所能,保护你。”

“真昼,我爱你。”

细碎的话语掺杂着温热的鼻息飘落沙我的耳边。沙我抬眼望向天野时,脸颊已显露出淡淡的红晕。

伸手环住抱着自己的天野,再紧一些。沙我的唇边染上甜蜜的笑意,

“谢谢你,虎。我相信你一直在我身边。”

“虎。我也,爱你。”

湿冷的衣服阻碍不了相拥着的身体相互传递的温度,天野换了姿势将沙我温柔的抱起,向河岸走去。

“我们回去吧……”

七、

清晨的阳光洒落进来,蔓延开温暖的色泽。天野坐起身,宠爱的望向仍在熟睡的沙我,纤瘦的人儿躺在淡金色的阳光里,像梦境一般梦幻得有些不真实。天野轻轻拨开一根粘在沙我额上的发丝,轻声笑了笑,

“昨夜累坏你了罢。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穿好衣服,天野动作轻缓地拉开门,便看到等候在外的十夜。

“哥哥有没有看见真昼,一大早他就不在房里,不知道去哪了。”

天野连忙将十夜扯远了些,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轻声道,

“真昼还在睡,今天你就别缠着他了。”

“哦?”

十夜望向天野,眼底闪过一丝暧昧的质疑。

“昨夜是真昼的成年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让他休息吧。”天野避开十夜的目光,掩饰道。

“知道了。”

十夜点头,狡黠地眨了眨眼,转身离开。天野正欲去拿些早膳给沙我,却被管家挡住了去路。

“村井君有什么事么。”

“幕府的松本组长亲自前来,已在正殿等候,劳烦少主过去一趟。”村井恭敬地鞠了一躬,道。

“好的。”天野皱了皱眉,“现在真昼还在我房内休息,有劳村井君安排一下,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他。”

“是。”

天野叹一口气,走向正殿。



“不知松本大人亲自前来,未能迎接,实在抱歉。”

天野到达正殿,向一群武士领头的一人略一颔首,道。

“不敢当。早已获知天野阁下西洋之行成功归来,无奈公务繁忙,今日方抽出时间前来拜访,抱歉的是鄙人才是。”

天野不置可否的挑眉一笑,

“大人请坐下说话。”

松本坐定,清了清嗓子,堆挤出虚假的笑容,

“上次鄙人遣人来贵府求要异志卷轴遭到回绝,想来是天野阁下也有难处。无奈天皇求异若渴,这次鄙人亲自前来,希望天野阁下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天野瞥了一眼松本掩藏不尽的贪婪神色,嘴角抿出一抹凛冽的弧度,

“我族历来是异士家族,多多少少与异族有些交情,向来是不大希望看到异族被欺的。何况近年国内局势动荡,异族大都隐匿了起来,鄙人也很久未见到异族的身影了。鄙人能体谅大人的心情,但异志卷轴是我族的珍品,从未交予外人。况且我族素来与皇族毫无瓜葛、两不相犯,如今大人要鄙人交出异志卷轴,恕难从命。”

“大人只要不强人所难,我族定当尽力相助。”天野笑了笑,站起身,“鄙人今日还有要事,不能久陪,大人先请回罢。”

“既然天野阁下说得如此清楚,鄙人再留也是无益。告辞了!”

松本脸色阴沉的鞠了一躬,带着武士匆匆离开天野府的正殿。

“无耻之徒。”

天野一声冷哼,向别院悠悠走去。

八、

拉开房门,天野看到沙我穿戴整齐的坐在榻榻米上,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已经醒了么,我去拿早膳给你。”

“村井君已经遣人送来了。”沙我微笑,顿了顿,“听说幕府的人找你有事,怎么这么快就能回来了。”

“没什么。”

天野想到一脸虚伪的松本,摇了摇头不愿再想。看着沙我不解的神色,天野连忙寻找话题,

“对了,有一日我梦到真昼,梦里的你也在唱那首曲子呢。”

沙我侧头想了一会儿,道,

“是我常在清泉池旁哼唱的那首么?”

“嗯。”天野点点头,走过去拥住沙我,“教我好么。”

“好的。”沙我笑意盈盈地答应下来,“虎喜欢的话,我会常常唱的。”

想起什么,天野吻了吻沙我的额,

“成年日之后,真昼基本上就与常人无异了吧。”

“嗯。除了眼睛和血液的颜色,没有什么差别了。也不用刻意多待在阴凉的地方。”

“那太好了,以后可以多出去走走。夏至之后愈发闷热,府里并不是避暑的好地方。”

“知道了。”

一阵敲门声打断两人的交谈,天野扬声道,

“进来。”

“妖蝶族突然遭到不明袭击,遣人前来求救。属下恳请少主下达指令。”

跪坐着的武士神色焦急,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水。沙我看着犹疑的天野,了然一笑,

“虎也不放心妖蝶族的旧友吧,不用担心我,我去找十夜就好。”

“今早还叫十夜不要打扰你,等我回来怕是要看他的脸色了。”天野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脸望向武士,“我亲自去看看,妖蝶族的事情得谨慎些。你带路吧。”

“得令。”

天野站起身跟着武士离开房间,忽地缓了缓脚步,回头看向沙我,

“真昼,我要离开几日。……答应我的,记得教我。”

沙我笑着点头,静静看着天野消失在视线之外。



“哥哥去处理妖蝶族的事情了么。”

十夜闲闲躲在银月河边的树林里乘凉,看着前来的沙我,洞悉地说道。

“十夜已经知道了啊。”

“是村井君告诉我的,说哥哥临走前拜托我照顾你。”十夜笑起来,拉着沙我坐下,正色道,“真昼身体好些了吧,成年日那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谁都不说,我很担心你。”

“抱歉让十夜担心了。”沙我温和的笑了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十夜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真昼……告诉哥哥了吧。”

“什么?”

沙我愣了一下,疑惑地望着十夜。

“就是‘沙我真昼喜欢天野虎’……”十夜一字一顿,“……这件事,真昼已经告诉哥哥了吧。”

“嗯。”沙我点头,“不过……没想到是虎先对我说‘喜欢’呢。”

“这样么?”十夜挑了挑眉,

“无论如何,真昼能和哥哥在一起,我也很开心。……因为,你们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人。”

“谢谢你,十夜。”

“哥哥终于不是寂寞一人了。”十夜缓缓开口,“以前的哥哥,总是一个人背负着整个家族,我常常在神社静修,很久都见不到他。他太优秀,也太寂寞。……现在,终于有陪伴哥哥的人了。”

“虎,的确是很优秀、很让人安心的人。”

沙我回忆着与天野有关的一切,眼角眉梢都蜿蜒成温柔的模样。

“因为哥哥一直是很温柔的人。”十夜仿佛也在回忆,

“异族的朋友,也都很喜欢他。虽然哥哥是天野一族数十年难得一见的‘修习者’,却从来不会伤害任何人。相反的,他会努力保护着大家,让所有人安心。”

“……‘修习者’?”

“哥哥不仅能识别异族,还能修习许多玄秘的法术,这在异士家族里也是极为稀少的。这就是‘修习者’。”

“原来是这样厉害的人。”沙我了然的露出微笑。

“是啊。”十夜顿了顿,“……不说这些了。哥哥这几天不在,真昼和我去神社避暑吧。那里哪怕是大暑日也非常凉爽呢,比待在府里好多了。”

“这样么……”沙我踌躇着,“可是虎如果回来……我却不在,不太好吧。”

“没关系的,我拜托村井君转告哥哥就可以了。到时候让他到神社去接我们。”十夜笑着说道,“我们回府里准备一下,现在尚早,可以立刻出发。”

“……那好吧。”沙我看着雀跃的十夜,终于答应下来。

两人说笑着离开树林,竟是没有留意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的大树后一闪而过。

九、

神社搭建在较高的山丘上,较别处开阔些,树木也生得比别处繁密茂盛。沙我与十夜在这待了十几日,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的闷热。

“今日是大暑……哥哥这次,为异族的事情离开了很久啊。”

十夜坐在神社的回廊上,看着被风吹动的风信子,忽然开口说道。

“不会有什么事吧。”

沙我看着十夜微皱的眉,不由得有些担心天野。

“应该不会,我们要相信他。”十夜兀自摇了摇头,放平了眉,抬手指向黄昏的天际,“真昼快看,那些云很是漂亮呢。”

沙我抬眼望去,落日的余晖将天空染上瑰丽的红,深深浅浅,像是信手涂抹的画作,让天幕和云朵有了难以言说的奇异而又自然的美。沙我扭脸看着身边的十夜,少年的脸上有着最为自然的神情。沙我笑着开口,

“十夜和虎很像,都是这样率直坚强的人。”

沙我轻轻握了握十夜的手,给自己和十夜莫名的信心,

“我们就在这里,安心的等待他吧。”



太阳并未从云层里出来,难得的凉爽的早晨。

沙我在神社大殿前掬一捧水洗脸,直起身子,便听到身后一声淡淡的呼喊,

“真昼。”

是久违的熟悉。

沙我惊喜的转身,看到许久未见的天野,那每个夜里都出现在梦中的人。天野三两步走到跟前,俯身紧紧拥住面前的沙我,

“对不起。我来迟了。”

“没关系。”

沙我轻轻摇头,深深吸一口气,错不了,是天野的气息。沙我仰面,绽出笑容,

“妖蝶族还好么。”

“嗯。没事了。”天野淡淡地道,“因为伤员很多,所以耽搁了一些日子。……现在才来接你和十夜。”

“哥哥终于来了啊。……只顾着真昼,我会伤心的呢。”

十夜俏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天野松开沙我,回身揉上十夜的发,

“才见到我就开始赌气么。那回府以后我就告诉你妖蝶族的事情作为赔罪吧。”天野笑起来,“这几日麻烦你照顾真昼了。”

“真昼可不是小孩子。”十夜也笑起来,望向真昼,“我们快去收拾东西罢,不要让哥哥等太久。”

“嗯。”

沙我点点头,由着十夜牵着自己去收拾物什。天野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沙我的身上,并未移开。



“天野虎刚刚回府,随行有天野一族十夜少爷和一神秘异族。与当日银月河树林里与十夜交谈的异族为同一人。初步判断应当是经过成年日的锦鲤妖,为珍稀品。”

松本默念着密函上简短的话语,忽地扬声道,

“来人!传令下去,让一队、二队和忍部随时待命。我要把天野虎藏在府里的那只珍稀妖族抢过来!”

燃尽手中的密函,松本得逞的露出阴森的笑容。

十、

天色一直是浅浅的灰。

连绵的雨下了几日,细如蛛丝、从未断绝,带来持续的清凉。沙我倚着天野坐在榻榻米上,格子门半开着,可以看到银色的雨丝密密麻麻地从天而降,连回廊上亦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湿润。

“从神社回来以后,雨就一直没有停过。天气也凉爽了下来,夏天慢慢的,要过去了罢。”

沙我兀自说着,回首望了望断断续续哼着曲子的天野,

“虎还是唱得不对啊。”

“嗯?”天野停下调子,“还是错了么,难为真昼教了我这么久。……还是真昼唱给我听吧。”

“你是不是一直在偷懒,没有好好学。”沙我半是埋怨半是无奈的看着闲散的微阖着眼的天野,摇了摇头,轻轻哼唱起来。

和着雨声,沙我哼唱的曲子带上了一丝哀伤的柔美。天野静静听沙我唱完,半晌方才开口,

“这曲子在雨天听起来,总有些莫名的伤感。”

“是虎被持续的雨水影响了情绪罢。”沙我笑了笑,“多亏了这些雨,你似乎清闲不少。……背负着家族,很累吧。”

“习惯了。……以前的话,常常一个人,偶尔会觉得累。十夜毕竟还小。”虎默默揽了揽沙我,“现在倒是不会了,因为……有你在。”

“……我也很庆幸,自己遇见了虎。”沙我直视天野的双瞳,“虎让我有了安心和温暖的感觉……我可以因此,更好的活下去……”

天野的吻温柔的点在沙我的脸颊,

“……真昼。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屋外的雨声似乎变得缠绵。沙我的唇畔滑出细密的笑意,轻轻迎上天野的吻。

十一、

雨停了。

地面还残留着浅浅的水畦,草木因着雨水的滋润,在雨后显露出浓浓的翠绿。阳光透过云层倾洒一地,微风拂过,却是和煦。

沙我端着早膳返回天野的房间,半途遇到刚从房里出来的十夜。

“这雨总算是停了,接连着这么下,我在屋子里都快憋坏了。”

十夜陪着沙我一道返回,沿路抱怨着。

“你真是闲不住。”沙我笑道,“因为下雨的关系,天气倒是凉爽了许多。”

“这倒是。”十夜偏了偏头,道,“难得天晴,我们一会儿出去走走?”

“也好。”沙我想了想,“叫上虎么。”

“嗯。”

十夜笑着点头,拉开天野半掩着的房门,

“哥哥,待会一起去散步吧?”

天野坐在案几后抬头,微笑着道,

“抱歉啊十夜,今天不能陪你了。你和真昼去就好。”

沙我将早膳放在案几上,看到一叠信函,道,

“这么早就有信函,虎辛苦了。”

天野的笑意弯折成更柔软的弧度,

“真昼就和十夜出去走走,今天的空气非常好。”

“嗯。”沙我走到十夜身边,“我们去哪里?”

“去银月河吧。”十夜决定下来,朝天野鞠了一躬,“不打扰哥哥了,我们走了。”

“好的。”

天野注视着人离开,微微叹气,倚在榻上翻阅那些信函。

将最后一封信函放回案几,天野正欲起身,一名暗忍不落声色地闪到门前,

“天野少主,幕府近日有异常举动,似乎是针对本府的。”

心头突然涌起几分不安,天野道,

“你带一支忍队前往银月河,十夜和真昼在那边。务必暗中保护好他们!”

“是。”

来人退去,天野暗暗握紧沙我送的平安符……

……你们……千万不能出事……



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天野的出神。天野回神,看见先前的暗忍脸色苍白的跪坐在门前,

“少主!十夜少爷和沙我阁下被幕府的大批人马围困在银月河边的树林中,对方也有暗忍,我们无法行动,恳请……”

啪!

拳砸在案几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打断了暗忍的汇报。天野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泛青,

“召集天野府所有暗忍,跟我前往银月河!”



“松本!”

一声冷喝令树林里密密麻麻的武士有了些许骚动。渐渐让出一条路,幕府的松本组长出现在天野眼前,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狂妄笑容。

“没想到天野阁下会亲自前来,擅闯天野的领地真是不得已。不过,鄙人倒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呢……”

松本朝身边的武士打了个手势,然后稍稍让开,天野看到的,是沙我和十夜被几名武士钳制在松本的人中间。

“松本大人,我们互不相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天野压制着自己的愤怒,死死盯着松本。

“啧啧,鄙人难得发现一名珍稀的妖族,这可是进贡天皇的宝物,以防万一便亲自前来捕获。没想到十夜少爷极力阻止我们,不得已只好暂时委屈十夜少爷了……”



松本得意的托词还未说完,十夜突然猛地撞开身边的武士,将沙我推向天野,

“哥哥保护好真昼!……你来了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天野一个箭步将沙我拉进怀里,神色稍微舒缓了些。待到松本回过神,脸色已然转变成了铁青。

“天野阁下之前说不能交出异志卷轴,这就罢了。如今我的人发现了异族,不劳烦你们相助,难道连捕捉你们也要阻止么?!……幕府可不是能善罢甘休的,希望天野阁下好好考虑……”

松本恶狠狠地说着,使了个眼色,一名武士的刀柄狠狠撞向十夜的腹部。

“唔……!”

一声闷哼,十夜咬着唇单膝跪在了地上。

“十夜!”

天野和沙我齐齐喊出声来,沙我的眼眶已然蓄了泪。

“……没关系的……哥哥一定要保护好真昼……不能让你们……分开……”

十夜嘴角扬起笑,缓缓站起身来。

“看来十夜少爷和天野阁下都不打算让鄙人带走这名妖族了……”松本的脸色更显阴沉,“这可很让鄙人为难啊,没办法给天皇一个交代……除非,有什么人以死相抗或者拿到异志卷轴了……”

松本的尾音落下,十夜讥讽地笑出声来,

“幕府真是无耻呢,妄想伤害异族的朋友……我绝对不会妥协的!……哥哥不能把异志卷轴交给你这种人!”

“哼!十夜少爷的口气还真不小嘛……”

松本推桑着十夜站到稍微开阔些的地方,扬了扬手,一枚苦无自暗处射进十夜的左肩,霎时间血液在浴衣上印出点点腥红。

“……不要!”

沙我尖锐的呼喊甚至盖过了十夜的惨哼,天野死死拉住沙我,声音从唇齿间挤出,

“松本,你最好放了十夜……”

天野的话语被松本烦躁的打断,

“怎么还是护着那个异族啊……自己的弟弟也无所谓么……那就不能怪鄙人了!放!”

随着松本的指令而来的是数枚苦无和手里剑,从四面八方射向十夜的所在。天野正要动作,怀中的沙我却忽然挣脱了出去,奋力挡在十夜的身前。

坚决的抱住十夜,沙我的脸庞淌过两行清泪,

“抱歉啊,十夜……我不该总是要你照顾呢……”

“真昼……为什么要过来?!”十夜看着沙我额上突然冒出的汗,声音饱含着无力和不甘,“哥哥会救我的……为什么你要来!”

“真……昼……”

喃喃启唇,天野愣愣地看着刺进沙我背部的数枚暗器,竟是突然有些眩晕。黯蓝的液体大片大片的在沙我的浴衣上晕开,绽放成凄绝的花朵。

沙我朝十夜露出笑,慢慢转身,动作那么慢,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虎……我没办法看着十夜……受伤呢……你们……都是我不愿失去的人……”

“虎……谢谢你把我……带回日本……”

“……对不起……今后……我不能……陪你了……”

“记得……我……爱……”

声音在最后的字符戛然而止,沙我缓缓倒了下去,面容是几近透明的白。在耀眼的阳光下,最后笑容凝固在沙我的嘴角,像最不真实的梦,刺痛了天野的双眼。

“……真昼!”

十夜看着躺在面前的沙我和天野木然的神色,终于将心底的哀叹放声吼出。松本冷冷看着这一切,不屑地道,

“居然替十夜挡下了暗器,真是可惜。……不过既然死了,也就是垃圾罢了……天野虎,你还是识趣的把异志卷轴交出来,十夜还在我手上呢!”

松本说着便要抬脚将地上的沙我踢开,却是迟迟落不下去,仿佛有什么东西,无形地在沙我周身支起了屏障。

“……不要碰他……”

天野的声音有些嘶哑,目光慢慢从沙我身上移开,望向松本,

“……松本……你以为……你还能离开这里么……居然敢……杀了真昼……”

天野的唇边绽出一抹凄艳无比的笑容,流露着兽一般的绝望,似要在一瞬间张开不为人知的黑暗羽翼。

“破军。”

伴随着唇边那一抹笑容的逝去,天野用嘶哑而低沉的声音缓缓念出二字。明媚的白昼瞬间被浓黑的乌云遮盖,一同隐藏起来的,还有天野的神情。

十二、

仿佛只是眨眼的时间。

一切,都消失了。

武士刀和衣服像是突然被主人遗弃,皱皱地堆积在地上,那么大一片。天野轻轻挥手,暗处待命的忍者也迅速地撤散无踪。只剩那个裹着素色浴衣的身影,静静地躺着,身下蔓延开大片的黯蓝。

天野慢慢走过去,步子如此轻,像是怕惊醒了那人。俯身抱起那个轻盈的身子,天野挤出一丝干涩的笑,

“真昼,我们走。”

“哥……哥。”

十夜看着天野渐行渐远的落寞身影,将本想放声痛哭的情绪搓揉成细小的呜咽。耀眼的阳光重新回到空中不知情地嚣张着,忽然扬起的风,却已然带上了轻微的寒意。



“十夜,这个家族,交给你了。要加油。”

天野微笑着扶着弟弟的肩,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这一次,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十夜抬头望向天野,哥哥原本硬挺的轮廓竟是消瘦了一圈。

“不知道呢……”天野顿了顿,直起身子,“可能永远……”声音弱下去,将后半句话卡在喉间。

“好了,是起程的时候了。”天野向十夜点了点头,背过身子清了清嗓子,

“出发!”

“哥哥请保重!”

十夜的声音被甩在身后,天野带着准备万全的队伍匆匆离开,并未回头。



新的坟冢前有夏末的残荷和刚换过的清酒。十夜默默地站着,怔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

“哥哥来看过你了呢。他……还是走了。”

安静地离开,十夜的身后露出被遮挡的碑。

是天野亲自镌的字。

“吾爱 沙我真昼”



……

黑暗中,他安静地坐在那里,身影格外清晰。湛蓝的眼眸透出温柔,他笑着,哼起一首清幽的曲子……

……似乎近了一些,他伸出手,像在等待。嘴唇开阖——

——谢谢你,虎。

……一定要握住他的手,一定要……

……就差一点点……

刹那间,视野中的一切剧烈地摇晃,哪个身影突然消失。只剩那首曲子,寂寥的回响……

……

“不!”

天野猛地坐起,身下的甲板传来一阵阵颠簸。怔了一会儿,他自嘲地摇了摇头,黯然抹去眼角的湿润。身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天野站起,转身望向赶来的武士。

“天野少主是否有事,刚才属下听到您的呼喊。”

“我没事。劳你费心了。”天野道,“这是本次出航的第三天了吧。”

“是。”

天野望了望并不平静的海面,开口道,

“今晚风急浪大,你们打起精神来。”

“是。”武士恭敬地鞠了一躬,“少主,初秋的夜里寒意侵骨,请少主早些回舱休息。”

“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天野笑了笑,“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天野望着武士的身影完全消失,又重新在甲板上躺了下来。

“真昼,又梦到你了。夏天,已经过去了啊……”

“我们是在这片海洋上相遇的吧,我现在回到了这里,可你呢……”

天野呢喃着,从怀里拿出那枚平安符看了许久,眼角又渗出一些冰凉的液体,像海水的味道那般苦涩。

“刚刚的梦里,又听到你常常哼唱的曲子了……还是这么好听……我总是学不会……”

“这个有你陪伴的夏天……太短了,就像梦一样……”

天野握紧平安符,生涩的哼起了一首曲子,缓缓地闭上眼睛……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