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终场(alice nine TSa)

【初幕】
屋子里烟雾缭绕。
最后一口凉薄的烟云自唇间缓慢滑出,我摁熄指间薄荷味道的万宝路,这是唯一一根抽完的烟。
烟灰缸里拥挤着的长短不一的烟头仿佛在嘲笑我的寂寞,是的,连它们亦可以在燃烧后相伴着被丢弃,我却要一个人独自存活。
寂寞因你而生。你已不在,我便似行尸走肉。
只是哪怕行尸走肉,我也一定要在人生这场戏剧中诠释好戏子的角色,如所有人一般,日复一日的过下去,直至死亡。
因你说过,爱是两个人一同描绘的完美,如果一个人的离去让爱坍塌一半,那么另一人,就要一人饰二角,重叠到对方的位置,以对方的姿态重新描绘出相似的完美。
我要修补你离去的痕迹。
寂寞入骨也罢,行尸走肉也罢。为了你,我必须拒绝死亡。
因为我想,我是爱你的。

【二幕】
卧室里的双人床突然显得大得过分,大概是因为你不在的关系。现在我会在睡觉时面向右侧躺,可以嗅到你原来枕头上极淡的烟味,想象着熟睡时你的唇抵在我额上的触感。
只是曾经的我永远都是背对着你安眠。你会从身后温柔地将我包裹入怀,让我享受最安全的蜷缩的姿态。
你说我只需要把最脆弱的姿势交给你调整就好。只需要安心的相信你可以为我做到一切。
可是现在我只能让回忆杜撰一切,把最脆弱的地方留给替代你的自己。
回忆的实质,是你从一而终的烟味和湿润柔软的亲吻。
它们告诉我你其实从未离开。
【三幕】
我把屋子彻底清扫了一遍,你是喜欢干净的人。
所有的CD被我从巨大的多层抽屉里搬运到客厅,一摞摞叠放在纯白的大理石地板上,显示恢宏的规模。
它们围绕着你最爱的CD播放机。
歌声自无休止的旋转着的机器中播放出来,背景乐曲是凶猛沉重的金属质感。
邻居从每日三次的投诉直到放弃,歌曲的倾诉不曾停歇。我明白你对它们近乎痴狂的热爱,所以我随着你任性到固执。
邻居说这间屋子住着偏执狂,那只是他们从未遇到令自己疯狂的所爱。
我说得对吧,亲爱的。

角落里的吉他被我擦得光亮如新,从我的指尖蹦出生涩的音符。断断续续的声音总有些说不出的奇怪,幸好没有走调。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琴弦只承认一个主人,它们和我一样痴情。一张刻录的CD里,保存着它们最动人的情话——那是如流水般细腻空灵的天籁。
你是因为爱我才让我抚慰你的情人吧,我知道你向来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可是它们会抵抗我,这是情敌的妒忌。
所以,亲爱的,还是你来弹奏吧。
既然你从未离开。
【四幕】
游戏还是没办法通关,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哼,你不要每次都躲在一旁窃笑,布满血丝的眼睛笑到眯起来也很是吓人。
我们没有实力差距,只是你比我能扛得住瞌睡而已,新纪录三天未眠的家伙。
肚子好饿。
桌子上的食物有诡异的色泽,你的调料果然是有问题的。不过既然你陪我一起,那么未知的后果也算是有难同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冒险。
只是这些色泽诡异的东西,竟然出乎意料的好吃。我的碗干净得不能拿去安慰流浪的野猫,这是你的罪过。
食物带来的满足和幸福勾勒出唇角的弧度,今天的嘴边是最自然的肤色。
呐,你不要因为看不顺眼我嘴角的油渍而把它们统统吻掉嘛,有洁癖的家伙。这只会让我根深蒂固的维持邋遢的习惯。
因为比起食物,我更贪恋你的吻。
那才是最让人满足的幸福。
【五幕】
落地窗外,月光如水,倾泻一地流银。
深夜的静谧,是最诱人的美好,因为我可以听见你的心跳,和我同一节奏的心跳。这是异体同心的羁绊,见证我们相爱的和谐。
吉他情人留给你音符情话,那我要向你索要白纸黑字的情书,我的爱人。
你说你曾经喜欢在月色下作诗,那是多么有意境的事情。
我要你唯一的缠绵情诗,一笔一划的吟哦呢喃,一纸劲秀的深情字迹。
我知道你会答应。
你一直在纵容我对你专属的娇横,不是么。
【六幕】
起风的日子,长截的烟灰被吹落好远。
我穿着你略有些长的厚大外套,觉得有点冷。
手中薄薄的纸在风中瑟瑟发抖。

我早已遗忘,
那如水的月色,
只记得,
你离开时我满目浸湿的冰凉。

我开始学会回忆你的温度。
穿着你留下的厚大的外套,
捕捉你残存的气息。
一次,
又一次。

在起风的日子,
我会走上天台,
尝试与你曾经的身影重叠。
以前,
这样的日子,
你会长久的站在这里,
点燃一根不抽的烟。

你说过会带我离开。
于是,
我行遍你曾经走过的路,
寻找你留下的痕迹。
可是哪一天,
我突然发现,
哪怕我如此努力,
仍旧还是寻不回,
你离去的方向。
我记得你的一切细节,
却独独,
遗忘了能够追随你的路途。

原来,
时光流转,
自欺欺人。
我陷入有你在时的幻境,
得以回忆与你相伴时光。
如此贪恋。
直至。

陡然惊醒的一瞬,
画面忽闪,
仿佛哪个时刻,
我,
不过是一笑,转身,回眸,
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原来你早已离去,
殇歌唱尽,
孤寂百年。


控制不了的恐惧。
写诗的人,究竟是谁?
你。
还是我……
【幕终】
屋子空了很多年。所有的情事被遗忘脑后。
门牌悬在一颗钉子上随风摇晃,厚厚的灰尘半遮半掩着几个字。
“天野虎”
——似乎是屋子的主人。

客厅的地板上有数量庞大的CD,一摞摞整齐而寂寞的排列,泛黄的纸张落在一边。
铅笔的字迹已然模糊,仿佛是诗,残败后显露纸张真实的面目。
机械生冷的资料,事不关己的详细。
精神科检测:失常 强迫性幻想症
诊断结果:入院治疗
病患名称:沙我真昼


故事的终场戏子卸下装束,戏台上描绘什么与旁人无关。
无人过问。人走茶凉。
也许曾经相爱。

Comment

 

呃~~~看懂了,不过...我还是适合tm的文。
  • posted by zhym 
  • URL 
  • 2009.06/10 02:03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