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h a n a。(alice nine SH)

雏菊

手心的那朵雏菊。小巧。可爱。
那是你最喜欢的花。
也是我眼中的你。
想要把你抱紧,让你在我的怀里绽放成花的姿态,直到永远。
——start

Part One 小时候。
在天空是漂亮的湖水蓝,白云大朵大朵悠闲漂浮在空中的好天气,我总会在离家不远的小神社遇见你。
那时你总是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爬树,捉蝴蝶蜻蜓,卷起裤子坐在池塘边用脚踏水……你的精力旺盛得似乎永远用不完,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仿若点缀你灿烂笑容的珠宝。
我习惯坐在神社的回廊上看你四处奔跑。在残败老旧的小神社,你是最为明亮的那道风景。

冬季残留的寒意在立春之后再无踪影。阳光穿过云层洒落下来,是和煦的暖。
我习惯性地去到神社,避开大人势利的争吵,然后看到你出乎意料地蹲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动不动。
你反常的安静让我好奇,我走到你身边,你却毫不怕生地拉着我这个陌生人一起蹲了下来。
“你看。”
你伸出手指着草地的某一处,大眼睛一眨一眨,像是挖到了宝藏。我顺着你的手指望去,一朵雏菊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是刚刚绽放的姿态。
“说不定是春天的的一朵雏菊呢。”
我闲闲地与你搭话,将视线移回你的身上。个子小小的你,就像雏菊一样小巧可爱。
“我是看着它开的哦!”
你的兴奋溢于言表。
我笑了笑,走过去将那朵雏菊摘下来放到你的手心,
“这么喜欢它,旧把它带回家吧。”
“我是男生,才不会喜欢这种东西。”
你别扭地说着,却是悄悄地捏紧了雏菊纤细的花茎。
“你叫什么名字?”
别扭又可爱的家伙。我心里想着,你比那些聒噪的女生有趣多了。
“绪方宽人。你呢?”
“小原一将。”
“哦,那叫你小将好了。”
“怎么看都是我比你大吧,小家伙。”
我故作老气横秋地说道。
“切,有什么关系。”
你拽拽地昂起头,像只骄傲的兔子。这个姿势完整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大概就是从这一刻起,名为“喜欢”的种子悄悄埋进我的心脏。

Part Two 中学时代。
机缘巧合,我和你在新的城市成了邻居。父母们的关系异常的好,于是顺理成章的,我与你的来往比小时候还要繁密。
我们在同一所学校,我是大你两届的学长。
然而每次上学的时候你都会比我走快两步,在我面前微微昂起头,和以前一样,像是骄傲的兔子,仿佛比你高了近一个头的我是你的跟班学弟。
只是我总会微笑着宠溺你故意的放肆,就像我从来不恼你在学校也大声地叫我“小将”。因为我想,已经是高中生的自己,应该可以明确自己的情感。
我喜欢你,绪方宽人。

大城市是钢筋水泥砌成的堡垒,见不到原来小神社般悠然的风景。但那一日,我看到了从路边水泥砌的石阶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的几朵雏菊。也许是因为空间太多狭小,所以它们都显得异常细弱。可它们如此顽强地生存着,就像你无论学习或者运动,都顽强地一拼到底的模样。它们绽放的姿态就像你成功之后的笑颜,耀眼而可爱。
那一日恰好是你生日,我摘了相比起来最大的那朵雏菊,送给你当作生日礼物。
你接过那朵花的时候一反常态地沉默着,不像平常几乎从不停歇的活蹦乱跳,甚至还微微涨红了脸。
我静静地等待你的动静,以为你怪我的礼物这么寒酸。却不料半晌之后你突然扑进我怀里,声音娇羞得像是小女生,
“小将你这个大坏蛋,故意用雏菊引诱我告白么。——
——呐,我喜欢你。”
哎,这我可没有想到,居然被你先告白了。我的嘴角轻轻上扬,自然地抱紧了怀里的你,
“这样刚好,我也喜欢你。宽人,我们交往吧。”
怀里的你轻轻点头,绯红的脸颊可爱得像绽放的花朵。

于是每日晚饭之后,你都会在你母亲“去小原家好好学习,要像小原那样直升本校高中部的尖子班哦”的叮嘱中来到我家,然后在我母亲“绪方真是勤奋呢,顺便监督一下一将哦……想吃什么就叫阿姨拿给你……啧啧,真是可爱乖巧的孩子……”的絮絮叨叨中走进我的房间。她们都不知道房间里的我们手心都会因为交叠而渗出细汗,更不会知道我有多么贪恋你的唇,你娇艳欲滴的唇就像是最柔软的花瓣。
“宽人,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我笑着拥紧你,你的脸颊因为长吻而产生的红晕还未散去。
“不知道哎……”你歪着脑袋回忆着,“反正记得你是唯一一个摘雏菊送给我的人……”
“这和喜欢我有什么关系?”我顿了顿,道,“对了,你小时候不是说过自己是男生不会喜欢雏菊的么?”
“……你不要那么较真啊,笨蛋小将!”
憋了半天,你低低吼出声来,有些嗔怪的瞪着我。
你一定不知道,你那既窘迫又害羞的神情,有多么动人。

Part Three 新开始。
你顺利进入高中部尖子班后,我们找了借口搬了出来,在学校旁边租了一件小小的房子。你说这是属于我们的新开始。
每日醒来,最幸福的便是看到你在我身边熟睡的模样,微微蜷着身体,像柔软的花蕾。
后来我们一同迷上了视觉系。于是一起立下誓言,我要成为最优秀的主唱而你要成为最棒的吉他手。
组了乐队,小有名气的我们渐渐有了演出的机会,你总会在LIVE时不自觉地跑到我的身边,靠着我弹吉他的你帅气又可爱。可是我更喜欢夜晚你倚着我练琴的样子,那时的你多么敏感,轻轻吻你的耳垂都能令你颤抖。那是我独享的可爱动人。

“小将!我发现了一个地方,快跟我来!”
已经很久未听见你如此兴奋的声音,演出时的妆都未卸,便被你拉着从后台的工作人员专用通道跑了出去。
穿过七曲八拐的小路,竟然到达一处开阔的草地,大片盛开的雏菊映在眼里,是久违的自然之美。
你站在草地的边缘,望望雏菊又看看我,眼里透着明明白白的期待。于是我心领神会地走过去,摘下开得最灿烂的那朵雏菊折回你的身边。摊开手掌,雏菊静静躺卧,我挑眉一笑,
“宽人,黑色的指甲油配雏菊,太奇怪了不是么。”
“没有关系,我只想你永远在第一时间,把所能见到的雏菊送给我。”
你笑着拿起我手心的雏菊,这似乎变成了一种仪式。
“你这样给我定下要求,是有代价的哦。”
“欸?”
“那就是——
——我要你永远,只做我怀里绽放的雏菊。你的娇小可爱,是我的专享。”
我扬起暧昧的笑,避开你轻轻挥过来的拳头。
“讨厌,说得这么肉麻。我不是一直都被你霸占着么。”

Part Four 现在。
风格简明的别墅,落座幽静的路段。别墅前小小的庭院,在春季会盛开生长繁茂的雏菊。
屋子里的墙壁上挂着素描、水粉、油画、照片。无一例外,全是雏菊的各种姿态。
这个属于我们的家,被你布置得精致可爱,就像你从未改变的风格。
床头柜上摆着巨大的透明玻璃花瓶,插着盛开的雏菊,在空气中弥漫开淡淡的植物清新的气息。幽暗的房间,映衬着你我暧昧交缠的安静。
身下的你微阖着眼,轻声娇喘,脸颊是不易察觉的淡红。我的手指轻轻滑过你白皙的肌肤,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像是对待娇嫩的花瓣。
一寸寸的抚摸,一寸寸的吸吮。用我的温度,催促你盛开的模样。
不要责怪我性急,只是欲望没有理智。胶着在你的脖颈,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涌动着无法抑制的渴望,
“宽人,你爱我吗?”
“我爱你。”
你的回答迎合着我一瞬间的进入,你的身体在我的怀里绽放成花的姿态。
小巧的。可爱的。诱人的。
——呐,宽人,你听得见我心底的声音吧。
——全世界的注目都不及你给我的微笑。
——你是我生命里盛开不败的那朵雏菊。
——绪方宽人。我爱你。

{END。}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