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猫居(alice nine TSa)

一、
夕阳依旧高傲地盘踞在西边的天空,空气里却已然微微渗出凉意。走出教学楼时恰巧扬起一阵风,沙我不由得拢紧了校服的领子。
已经是秋天了。
车早已等候在学校门口,司机看见沙我,恭敬地鞠躬等候。沙我走到他面前,开口道,
“等在这里,我半个小时后回来。”
“是,坂本少爷。”
司机习以为常,直起身子目送沙我消失在道路的拐角。
沙我走过七曲八拐的小路,到达偏僻的小公园,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喷泉边上的长椅,那个男人固定不变地坐在那里。
男人已经连续出现了一个月。似乎是无所事事的人,戴着墨镜,看不清楚容貌,抱一只玄黑油亮的大猫,微微仰脸晒西斜的太阳,皮肤却异常白皙。每日不知何时来到,何时离开。
沙我留意他很久,自己的身边只有两种人——献媚者和庸碌者,从未见过这般气定神闲的人,静默轻掩诸多秘密。
今日有风,地上落叶铺展薄薄一层,沙我轻轻走过,踩上去“沙沙”作响。男人因着这声响转过头来,恰好对上沙我的目光。沙我一愣,继而微笑点头,
“你好。”
如此主动,一改平素的高傲冷漠,只是因为好奇。
男人并未作声,摘下墨镜露出原本霸气的容貌,轮廓硬挺干净,一双眼眸是淡淡的茶色。这样的英俊逼人,沙我按捺下心中的惊叹,便听到一把略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
“是坂本家的少爷吧,长得真是漂亮。”
语气清淡,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停留在男人的嘴角,平添了几分妖冶。沙我虽是因为这句波澜不经却混淆了性别的赞叹微微涨红了脸,但也无法动气。面对这样一个能将霸气与妖娆完美糅合的英俊男人,哪怕自己身为同性也不禁动容。
半晌,沙我平定心绪,憋出一句疑惑,
“你怎么知道我姓坂本?”
男人不答,只用手指了指沙我的身后,
“你的朋友来了。”
沙我转身,看到野猫三三两两地聚拢过来,围在他脚边轻声叫唤。沙我蹲下去,拿出猫粮喂给这些落魄却仍然姿态优雅的动物,一边轻轻抚摸它们。手指滑过柔软温暖的皮毛,心情也逐渐柔和,沙我温柔的笑容只在此时展露。
男人静静打量着沙我,面容清秀的男生在此刻卸下名门之后的自持与高傲,笑容纯澈如幼童。似是被这场面感染,男人拍了拍怀里大猫的脑袋,
“白夜,今天你可以下去玩。”
大猫叫唤一声,从松开的怀抱里轻巧地跳下去,很快与猫儿们相处融洽。沙我看到这只漂亮的大猫,伸手抚过它的背脊,皮毛柔顺光亮如绸缎,必定极其得宠,被照顾得如此妥帖。
猫粮大致分完,沙我在男人身边的空位上坐下,饶有兴味地看猫儿们舔食地上剩余的食物。男人朝白夜招了招手,猫儿乖巧地跳回他的怀里蜷成一团。男人满意地笑了笑,也不戴上墨镜,闲闲闭上眼睛,仰起脸继续晒快要落山的太阳。
“你……也喜欢猫吧?”
有些迟疑的搭话,透露沙我心中那一丁点忐忑。从未执着于什么,因为一切都好像垂手可得。而这一刻固执的搭话,是对对方那份淡定气质莫名的窥探欲,自己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坂本家的孩子应该不会轻易与陌生人搭话。”男人仿若洞悉一切顿了顿,换一副无所谓的口气,“不过刚好,我想我很喜欢你,我们之间的谈话应该很愉快。”
“欸?”
……他说……喜欢?沙我摇了摇头,将心底令人愉悦的心跳加速压制下去。这样突兀的话语,算作“告白”么?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告白”而感到愉悦……许久,沙我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奇怪?……只是我的直觉往往比旁人敏锐。”男人淡淡地道,“你也会喜欢我的,因为我天生就得到猫儿的偏爱。而你,就是这世间最为迷人的那只小猫。”
沙我撇开男人最后一句话,道,
“你的意思,是猫喜欢你,而不是你喜欢猫?”
“不。喜欢,从来都是相互的。猫是优雅骄傲的动物,却也可以温顺乖巧,非常可爱。”
这是沙我听到过的关于猫最精辟的评价,不禁点头赞同。男人笑了笑,
“你该回去了吧,天已经是浅灰色了。”
沙我这才意识到天色已晚,连忙起身离开。走了几步,想起什么,突然转身站定,望向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
“天野虎。”
名如其人的霸气。沙我咬了咬唇,终究还是开了口,
“我是坂本沙我。请你记得。”
天野轻轻点头,目送沙我离开。渐暗的天色掩盖了天野眼中的笃定,笑容邪美如罂粟绽放。

车平稳地行驶,沙我坐在副驾驶座,低低念着那个名字,
“天野……虎。”
忽然想到他当时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会不会与家族有什么关联?沙我望向司机,用一贯不带感情的声音问道,
“城田君有听说过‘天野虎’这个人么?”
“他最近常被家主提起啊。”跟随坂本家多年的司机很快反应过来,“好像是商界的新星,很有些本事,是坂本家的劲敌呢。少爷也开始关注商界的动态了么?真是长大了呀……”
沙我冷冷打断司机的絮絮叨叨,
“……只是随便问问,专心开车吧。”
车里又只剩下静默。沙我扭脸望向窗外,车水马龙,霓虹璀璨,哪怕夜幕降临,这个世界依然喧嚣。那么多的人马不停蹄地为自己的生活忙碌着,可为什么天野这样的人,明明如此耀眼,却永远是一副闲散的样子,仿佛世间一切与他无关,只是个抱着猫晒太阳的男人。这样的人,又为什么会突然说……
……喜欢我。
想到这,沙我的脸又不可抑制地烧起来。太不可思议,不过是一个几乎可以算作陌生人的人,为什么自己的反应如此强烈……难道自己期待的居然是这种感情么……沙我短暂地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这些事太无头绪,不该这么轻易动摇了自己平素的冷静。
车辆左拐,家族气势恢宏的府邸已在眼前。下车的那一刻,沙我已变回那个清冷高傲的坂本家继承人。
……可心底还是有一丝蠢蠢欲动的情绪……是在期待明日的见面吧……

二、
天气越来越凉了。
已经换上秋季的校服,长袖的衬衫在教室窗边的位置仍旧显得有些单薄。沙我任由风从大敞的窗口肆意涌进,不自觉地望着校园里遍黄的树叶出神,直到手中转着的笔“啪”的一声掉在课桌上方才回过神来。拿起笔继续有些机械的旋转,不一会儿,笔又因为出神掉落桌面。周而复始。
这样频繁的出神,占据脑海的,都是与天野交谈的那一日,每一个细节的一次次回放。近乎贪恋地回忆着这个男人的容貌、声音、笑容,甚至是坐着的姿态,抚摸猫的手势。自己像是陷入恋爱的糟糕女生,想念深入骨髓。
自从第一次交谈之后,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现。
沙我叹了口气,将视线从纷扬的落叶上收回,自嘲地扬了扬嘴角。那天的交谈,不过是他的心血来潮吧。
已经从长辈们的谈话中得知关于他的琐碎,是这样睿智的人,在商界游刃有余。而自己虽说是坂本家的继承人,却从未涉足商界的一星半点,他定然不会把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啊。
相互交换了名字,却失去迈出第二步的机会。真是没用的自己。沮丧的情绪一点点蔓延,没有办法收拢的,是那乱糟糟的心绪。

今日的公园里仍旧不见天野的身影。沙我如平常一样喂完猫,天色尚早。手指寂寞地滑过喷泉旁的长椅,沙我很快按原路折回,既然他不在,还是早些回去吧,家里有这几日抱回的一只英国短毛猫在等待自己。
踏上玄关的时候,出乎沙我意料的是母亲竟然等在那里。母亲的脸色有些苍白,
“沙我,你父亲回来了。”
沙我心下一沉,有不好的预感,跟随母亲向书房走去。
一进书房便看到侍女抱着自己心爱的猫儿瑟瑟发抖地站在角落,沙我暗暗捏紧了拳头,朝面前脸色阴沉的中年男人恭敬地鞠了一躬,
“父亲大人。”
“抬起头来。”
中年男人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沙我抬起头,看到自己的父亲用手指着侍女怀里的猫,
“沙我,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但决不允许你养这些宠物!身为坂本家的继承人,你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打理这个家族,而不是把心思放在这些无用的宠物身上,明白没有?!”
“明白了。”
“我一直认为你是优秀的,不要再犯这种错误!”男人顿了顿,声音稍微平缓了一些,“马上把这只猫处理掉。”
“是。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
沙我面无表情地从侍女手中接过猫,在所有人眼里仍旧是高傲理智的少爷,没有人知道他的手心已被自己掐出深深月牙。

沙我抱着猫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四周都是熙熙攘攘的人。行色匆匆的上班族,花枝招展的女人,穿过古怪的不良少年,没有人像自己这样寂寞。就这样突然想起抱着猫的天野,他会不会也有寂寞的时候。
走到街心公园将猫轻轻放下,懵懂无知的猫儿在脚边连连叫唤,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沙我咬紧牙奔出街心公园,像是落荒而逃,猫儿的叫声如同尖细的针刺痛心脏。
一连跑过几条街,沙我放慢脚步,最终停在一条繁华街道的街角喘气,胸口涌起大片酸涩。抬眼看到不远处巨大的彩灯招牌——Alice——那是这个城区最出名的酒吧。沙我略略迟疑,最后还是朝那里走去。
用较为丰厚的小费打发了门口的侍应,未成年人亦可以轻松进出,夜里的灯红酒绿只有钱是主宰。沙我穿过在昏暗的灯光下扭动腰肢的人群,径直坐在光线明亮的吧台前,要一杯威士忌加冰。
酒吧里最寻常的酒,酒精混杂着冰凉熨过喉咙,硬生生压下胸中的酸涩。沙我一杯接一杯地将酒灌进嘴里,在这样的喧闹中,可以抛却所有的自持,只做个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失意者。
不知喝了多少杯,脸颊很烫,沙我的眼前一片朦胧。目光还扫四周,一切都模糊起来,角落里的卡座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沙我揉了揉眼睛,努力想要看得更真切些,那个人……轮廓像极了无数次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男人……是天野?不。沙我摇了摇头,嘴角扬起讥讽的笑,怎么可能在这里遇见他,一定是幻觉。沙我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些醉了,那就索性狠狠的发泄一次,用酒精将寂寞、思念、失落通通冲散,彻底的醉一回。
扬手正欲叫下一杯酒,手却被人紧紧握住。一把略略低沉的熟悉嗓音响起,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沙我抬眼望向身边高大瘦削的男人。是天野。
天野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波澜不经,沙我只觉得眼前的天野与记忆里那个闲散淡定的男人有明显的不同,此刻的天野散发着王者的气息,如此高傲不羁,似能驾驭一切。
“虎,刚才……”
沙我的喉咙有些干涩,刚刚开口便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打断,
“虎,你怎么专程到吧台来关心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快回来一起玩嘛。”
女人攀上天野的手臂,笑容妩媚,望向沙我的眼神透着明显的不屑。
“滚。”天野冷冷的将女人推开,“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干涉我。”
女人的脸瞬间涨成难看的酱红色,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想不透为何天野对自己的态度在见到这个孩子之后突然降到了冰点。
“把他刚刚点的酒算到我的账上。”
吧台的侍应忙不迭地点头,和那女人一齐看着天野温柔地扶起沙我离开酒吧。
沙我把毫无意义的话语悄无声息地咽了回去。天野的手掌宽阔有力,稳稳地扶着自己向前走着,非常的,令人安心。
找到临近的便利店,天野扶着沙我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独自买了解酒药和矿泉水,递给沙我,
“把解酒药吃了。”
沙我吞下药丸,接着闭上眼靠在椅背上。天野在一旁坐下,静静地点了一根烟。烟快要抽完的时候,沙我睁开眼,已经清醒许多,声音恢复了原本的清澈,
“谢谢虎。”
“不用。让一只迷人的小猫独自待在酒吧里,我可不放心。”
天野的语调一如当日的不羁,不过这一次他的眼中似乎多出了一些别的情愫,可是光线太暗,沙我看不清。
想起什么,沙我的声音有些急切,
“为什么这个星期,虎没有去公园?”
“因为刚好很忙,公司有些事情必须处理。明天开始会继续带白夜去晒太阳的。”天野饶有兴味地看着沙我,“你想我了?”
沙我连忙低下头,没有回答,脸颊开始微微发烫。
“为什么会去酒吧,你还没有回答我。”
天野打破了暧昧的沉默,等待着沙我的回答。脸埋在发际线的阴影里,看不见任何表情。沙我的嘴角渗出一丝苦笑,
“刚才,很失礼吧。……因为不能违抗父亲而狠心把猫抛弃的自己,真是非常没用……”
下一秒,天野摁熄烟头站起身来,轻轻拉起自责的沙我,
“走吧。”
“去哪?”
对上沙我困惑的神情,天野微微一笑,
“带我去找那只猫,你应该记得把它放在哪里吧。”

两人在街心公园四处寻找,最终在一处角落的长椅下发现了缩成一团的猫。沙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抱起,猫儿低低几声哀叫,蜷缩在沙我的怀里轻轻颤抖。
“对不起。”
心疼地抚摸着怀里的猫儿,沙我声音内疚。天野对他示意,接过猫儿,开口道,
“真是一只漂亮的英国短毛,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它的。”
“……真的?”
沙我睁大了眼睛望着天野,眼底有出乎意料的惊喜。
“当然。它是你的猫,看着它的时候,我也能想起你。勉强像是你在身边吧。”
“虎……是认真的么?”
良久,沙我红着脸鼓起勇气问道。
“嗯?”
天野眯起眼睛,等待着沙我继续这突兀的问话。
“……虎那天说……喜欢我……是认真的么。”
声音渐渐小下去,细若蚊声。沙我低下头,不敢正视天野的双眼。
“是认真的。我不会轻易说那种话。小猫儿,我喜欢你。”
回答的声音是一字一顿的温柔。天野腾出一只手抚上沙我的发,眼里透出细密的笑意。
“可是……我都没有办法找到你……”
沙我抬起头,声音不自觉地透出失落,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猫。
“拿手机出来,我把我的号码给你。”
“……我一直觉得那种东西没用……所以没有买……”
沙我支吾着,不禁有些懊悔。天野腾出的手从沙我的发上移开,牵起他修长纤瘦的手,
“那就跟我去一个地方。”

目的地是全区最大的手机销售店,天野牵着沙我走进去,店主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老板又添了爱猫么?这位是?……啊,实在抱歉,我的话太多了。不知老板今日光临有什么吩咐?”
天野不以为意地听完男人的唠叨,淡淡地道,
“拿一台和我现在用的手机一样的给我。”
“是。”
男人很快将全新的手机拿了过来,天野让身边的沙我接过去,然后对店主道,
“招待客人的时候不要太多废话。认真工作!”
“是!”
有些紧张地鞠了一躬,男人目送两人消失在门口。

陪着沙我走到邻近坂本府的一条街道,天野停下脚步,
“我就送到这了。你应该知道我身份,这个时段被坂本家的人看到我与你在一起,并不好吧。”
“嗯。今晚真是麻烦你了。”
“以后不要对我用敬语。你是我最喜欢的小猫,怎样任性都没有关系。”天野看着沙我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笑道,“把手机给我一下。”
接过手机,天野将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再存下沙我的号码,把手机递还回去,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你的电话,我一定会接。你的手机与我的一模一样,我要它只存有一个号码,就像我要你只属于我。”
沙我轻轻点头,心里因着天野如此霸道的宠爱泛起丝丝甜蜜。望着面前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却愈发肯定自己心中的感觉。商界劲敌、不算熟悉、见面稀少……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思念是真实的。就像他说的,喜欢从来都是相互的。哪怕这喜欢来得莫名其妙到甚至有些突兀,但,只要知道自己是在喜欢着就足够了。沙我握紧手机,甜蜜的笑容绽放唇畔,
“虎,明天见."
"晚安,我的小猫。”
天野看着沙我渐行渐远,宠爱地揉了揉怀里乖巧的猫咪的小脑袋。当日的笃定到今天的巧遇之后已是深信不疑,这“喜欢”莫名坚定,不需要任何理由,感觉支配了一切,自己是第一次这么不理智。
从我第一次去到那个公园,见到你冷傲的气质和喂猫的温柔,我就已认定。
坂本沙我,你就是虏走我心的迷人小猫。

三、
原来生活可以因为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而变得如此幸福。
沙我每日握着手机,从前用来走神的时间悉数变成阅读信息的甜蜜。天野的问候、叮嘱,四处拍摄的照片,占据了手机的全部。每日几个电话,天野的声音透过听筒,似乎都染着笑意,交谈轻柔愉快。而黄昏逗留在小公园的那短短半个小时,则是最最幸福的时刻。
天野抱着白夜等在那里,微笑着看沙我给野猫喂食。而后两个人并肩坐在长椅上聊些不着边际的话,天野会把白夜放到沙我怀里,腾出手环住沙我的肩,如所有正在恋爱的人,天野的霸道、不羁,在此刻都被温柔包覆,只要有沙我在身边,整个人都是柔和的。
这是给予恋人的,无限宠爱。
“虎,这样的生活,美好得像是幻觉。”
偏僻的小公园无人打扰,此时的沙我眉眼温柔地望着揽紧自己的天野,白皙的脸庞被黄昏的金色笼罩,漂亮得像会发出光芒。
“傻瓜,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更真实。”
“现在的自己,没有寂寞、拘束,也不用撑起象征着优秀的冷漠高傲的架子,是被幸福填满的。”
“所以说沙我是只迷人的小猫。”天野怜爱地抚上沙我的发,“既可以优雅骄傲,也有温顺乖巧的时候。在我身边,你只要做一只乖巧的小猫就足够了。”
“虎果然是非常喜欢猫呢。”声音里有了嗔怪的意味。
“我的确很喜欢猫,和你一样喜欢。但没有哪只猫能够如你这般令我不理智,让我想要占有你的全部。”天野俯身附上沙我的耳,话语掺杂着温热的鼻息悄然滑落,“只有你是我的独一无二。”
天野俯身的温柔勾出了沙我明媚的笑容。天野是这样地宠爱自己,那做一只小猫,跟随他,又有什么不好……只要能在他身边……

司机刚见到沙我重新出现在视线里时,便连忙迎了上去,
“坂本少爷,家主刚刚吩咐下来,今晚要您随他参加一个晚宴,请赶快上车,去最近的礼服店换上合适的衣服。”
又要去见那些虚伪的人么……沙我不由得蹙眉,缄默地坐进车内。
跟随父亲走进宴厅时,沙我已是一身笔挺西装,清冷高傲的神情挂在脸上,俨然是诸多富豪的继承人里最闪耀的一人,如此卓尔不群。
手机在跟随父亲进行措辞微妙谨慎的烦闷交谈中有了轻微的振动,沙我上前一步,在父亲耳边轻声说道,
“父亲大人,我四处走走。”
“去吧。别忘了礼仪。”
“是。”
得到父亲的许可,沙我迅速退到角落里,刚刚的振动毋庸置疑是天野的信息。
“刚刚听说你父亲今晚办了晚宴,小猫在晚宴上不要闷坏了。”
笑容浮现,沙我很快回复了信息,
“知道了,收到虎的信息就开心了很多。”
才将手机收好,沙我一抬头,便看到陌生的女生笑靥如花地站在自己面前。容貌精致,女生的眼里透着富家千金的虚荣和骄傲。沙我一言不发地转身准备走开,却被挡住了去路,女生的声音里透出热切的欣喜,
“是坂本君吧?我是藤本,很高兴认识你。”
父亲与另一个中年男人向这边走来,在两人身边站定,得意地介绍着,
“这位是藤本社长,房地产界的第一把交椅。藤本铃子小姐是藤本社长的千金。”
沙我微微鞠了一躬,声线依旧清冷,
“很高兴认识你们。”
“坂本少爷真的是非常优秀,与铃子十分相配啊。”
藤本笑着说道,眼里透出赞许。父亲拍了拍沙我的肩,道,
“沙我,我准备今晚举行你与铃子小姐的订婚仪式。你们现在好好熟悉一下吧。”
沙我的心中徒然窜起恼怒的情绪,大人们虚伪得意地笑着,一旁的铃子不过是虚荣肤浅的大小姐。天野的温柔刚刚才到来过,自己怎么能在这里成为任人摆弄的棋子!
“父亲大人,我不能接受这个订婚仪式。我并没有与铃子小姐交往的欲望,非常抱歉。”
沙我笔直地站着,声音清晰。直视着父亲威严的双眼。两个中年男人的笑容因为沙我的话僵在脸上,一旁的铃子脸色变得惨白。
“啪”!
重重的一巴掌扇在沙我的脸上,父亲的得意全数变成了愤怒,眼中的寒光像是要把沙我刺穿,
“混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身为我的儿子,居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真是坂本家的耻辱!”
“我是人,而不是一枚棋子。我不必为您的交易负任何责任。”
脸颊火辣辣的痛着,沙我固执地昂着头,不肯退让分毫。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
愤怒积压成低沉的怒吼,劈头盖脸地砸向沙我固执的骄傲,父亲的手指颤抖地指着宴厅的大门,
“我不想再见到你!没用的东西!”
沙我咬紧唇,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开。留下站在原地愤怒不已的父亲和尴尬万分的藤本父女。

沙我不知自己走了多远,竟来到了与天野相识的公园。走到下午还坐过的长椅边,沙我在天野惯坐的左边坐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在椅子上。夜里连野猫都不见踪影,寒意浸骨,寂寞与孤单终于无可抑制地喷薄而出。
家族是沉重的枷锁,剥夺了自由。一切都垂手可得的权利,是以自由为代价的交换而已。……不过是父亲的一枚棋子……可我……想做自己啊……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优秀的继承人……
委屈、失落、更多的是不甘,泪水悄然滑落。此刻的自己像是孤立无助的小丑,等待人救赎——那唯一一个真正懂得自己,宠爱自己的人。
掏出手机,按下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一如他给自己的承诺。
“喂。”
熟悉的温柔声音,那是自己专享的宠爱。
“虎……”
混杂着哭腔,却已安心。只要感知到你的宠爱,我就不再害怕无助与孤单。
……
天野开着车一路飞驰过来,公司的紧急会议也搁置一边,沙我混杂着哭腔的声音在心中一点点扩大回响,蔓延成焦急的担忧。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需要的时刻,我能够将你揽入怀里让你安心。
停好车,天野匆匆走向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长椅。沙我蜷缩在那里,脸埋入膝间。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沙我抬起头,于是映在天野眼里的,是那清秀的面容上浸满的泪,以及褪却高傲的外壳之下,孤单无助的眼神。
额头上已渗出细密汗水的天野,此时心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俯身紧紧抱着面前瘦弱的人儿,吻去他眼角不断下落的泪。
沙我因着哭泣而持续的轻颤在天野的怀里渐渐平息。抬头看向抱紧自己的天野,一向淡定自如的男人如今眼里明显地透着心疼。天野的怀抱如此温暖……现在的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
眼里还闪动着点点泪光,嘴角的弧度却已微微上扬,
“虎……带我回家吧……”
天野轻轻点头,眼中的温柔是照亮寒冷黑夜的温暖。

车灵巧地转过几个弯,在一处颇大的宅院前停下。将车停进一旁的车库,天野将宅院的铁铸大门打开,出现在沙我眼前的,是环境优美的庭院里安静闪现的猫。
十几只猫三三两两地聚在庭院各处,苏格兰折耳,英国长毛短毛,美国短毛,波斯,狸猫……猫儿们姿势曼妙,每一只都被照顾得很好。沙我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惊喜,
“虎,这就是你家么?居然有这么多猫!”
“从这一刻起,这里应该叫做‘我们的家’。”天野将备用钥匙放在沙我的掌心,“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也就是我所认定的,这些猫儿们的另一个主人。”
“……这样……可以么……”
沙我看着手里的钥匙,声音透出隐约的不自信。
“这个家的名字,是‘猫居’。只有你是唯一一只能够让我放下一切奔赴你之所在的小猫。除了你,没有谁能拥有做这里另一个主人的资格。”
天野的吻轻轻落在沙我光洁的额,小心翼翼如同一个仪式。
“现在我要改一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不是‘喜欢你’,而是‘我爱你’。”
沙我慢慢蓄积了欣喜的泪水的眼中,最为清晰的便是天野再温柔不过的嘴唇开阖,
“欢迎来到‘猫居’,我最爱的小猫——坂本沙我。”

四、
天野轻轻拉开客房的木格门,沙我仍在熟睡。清晨的阳光洒落进来,为沙我披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天野小心地拉好被子,将他裸露在凉薄空气中的肩盖好,不禁细细端详起熟睡中的人儿来。白皙细腻的皮肤,薄唇微抿,漂亮得好似一只瓷娃娃。天野无声地笑了笑,抑制着心中的欲望,转身退出客房。
小猫儿,不要这么毫无防备地睡在那啊……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完全地将你占有才能安心……
天野倚着回廊的墙燃了一根烟,拨通一个号码,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不回公司,有什么事交给我的助理处理。一个星期后做一份公司运作情况报告交给我。”
“是。”
干净利落的回答,天野满意的挂断电话,悠悠走向厨房。

沙我起床后在还不太熟悉环境里兜转了几圈,最后在厨房找到了天野。
“虎?”
天野扭脸便看到沙我一脸狐疑地望着自己的厨师装束,一边熟练地将早餐装盘一边道,
“不要那样看着我,我只是觉得自己做早餐比较有趣。我可不会轻易微别人下厨,你是唯一的例外。去餐桌旁坐下等着吧。”
沙我心底滑过一丝忐忑,但还是乖乖道餐桌旁坐了下来。
然而天野亲自下厨的色泽诡异的意大利面,却出乎意料的好吃。沙我刚刚放下餐具,天野便探过身来,轻巧地吻去了沙我并未察觉的嘴角残留的一抹番茄酱。
沙我怔了一下,下意识地低头,脸颊发烫……刚刚那算是……
天野看着沙我红着脸出神,忍不住调侃道,
“红着脸走神,想要我把你当成熟透的番茄吃掉么。”
沙我被这话语一惊,直直望向天野,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脸倒是更红了。天野笑盈盈地揉上沙我的发,
“好了,你别乱想了。有什么打算么,出走的小猫。”
“……暂时,不想去学校。”
沙我嗫嚅道,像是怕天野责备似的,目光有些躲闪。
“和我预料的一样。”天野手抵下颚,“……所以,我一个星期不会回公司。”
“……是为了我?”
沙我看着天野,他给予自己的照顾,实在太细腻……
“当然。一个人在这里,虽然有很多猫,但难免会寂寞吧。”天野笑了笑,“我舍不得你离开我的视线啊。”
天野了然接纳下沙我眼中包含的复杂情愫,不自觉地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
……想让你感知道我不会间断的宠爱。我对你的爱,几近上瘾,不能自拔。

空气里涌动着的,有太阳的触感,风的余温,花的芳香,猫的气味……只是无论哪一种,都比不上这一种来得强烈——
——两个人时刻都能在一起的甜蜜气息。
抱着猫一起在庭院晒太阳。一起做饭。一起看种类繁多的书籍和影碟。一起在夜深时出去散步。在同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客房重新回归空旷。既然相爱是事实,那么生硬的客套和礼节都是多余。
对方的温度。对方的心跳。前所未有的真实存在着。
没有商界大放光彩的天野虎。
没有优秀的名门之后坂本沙我。
这里,只有在猫儿们的见证下,无比珍惜对方的一对幸福的恋人。

“呐,虎。已经一个星期了,明天想回学校看看。”
缩在天野的怀抱里,沙我轻声说道。
“唔,也该回去了,毕竟是优等生,老师怕是快哭出来了吧。”
“这一点我可没想过,应该不会吧?”在天野面前,沙我完完全全是活泼的模样,坦然自在,“晚安,虎。”
主动地吻了吻天野的脸颊,沙我有些害羞又得意地笑着,这是第一次呢。
环住沙我的手臂加了些力气,让沙我紧紧贴着自己。天野动了动唇,声音是透着暧昧的认真,
“不要这么主动地诱惑我啊,我会忍不住的。”
沙我极轻地朝着天野的胸口捶了一拳,在天野温暖的怀抱里蜷缩成更舒服的姿势,
“瞎说什么呢,快睡啦。”

雨在半夜悄无声息地到来,起床时已演变成茫茫大雨。天色灰蒙蒙,像是还未苏醒的睡容。
天野倚在房门边,递一把伞给沙我,微微皱眉,
“真的不要我送么,这么大的雨。”
“嗯。”沙我露出笑容,“还比较早,我可以慢慢走过去。”
“别淋湿了,我等你回来。”
“好。”
沙我点了点头,在天野的目送之下消失在雨中。
雨很大,在地上积了深深浅浅的水洼,沙我小心避开,缓慢地向前行走。经过小公园,沙我抄了熟悉的小路到达学校的路口,转过拐角,隐隐约约看到学校门口闪着什么光。
渐渐走近,光芒越来越清晰,沙我却是慢慢睁大了眼睛。那是自己家的车,正打着灯停在面前。
司机目光敏锐,见到沙我出现,连伞都不撑便下了车握住沙我的手腕,像是终于捕获潜逃的罪犯,
“少爷,家主派人四处找您,今日您务必跟我回去。”
语气生冷,司机的目光如父亲一般锐利,不再是一贯的温和有礼。
“不。”
斩钉截铁的回绝。沙我紧抿着唇,目光冷冷地回敬过去。
“家主已经帮您申请了休学一段时间,要您回去好好反省。”
……这是,要用软禁惩罚我么……突然恐惧起来,第一时间想到了天野,不想再和他分开……
沙我转身就要往回走,却被死死扣住手腕,力度大得令人生疼。
“少爷,抱歉了。”
司机强硬地拉着他走向车的后座的门边,沙我使劲地想要挣脱,恐惧愈发强烈。
……不要!
心中有一个声音凄厉地叫喊着,沙我突然想起左手还打着伞,连忙用力往司机紧拽住自己的手砸去,这道障碍促使沙我终于挣脱开来,连忙头也不回地转身顺着来时的路跑去。

小路窄而隐蔽,司机不可能再开着车追上来。然而心中的恐惧并未消散,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如此反抗那个“家主”的存在,想要远远逃离那囚笼一样的“坂本府”……
伞留在了原地,秋雨钝重地砸在身上,寒意渗入肌肤骨骼,却是不能停止奔跑。还未到达那个庭院,见到那个男人,不能停……
……虎,你说的,等我回来……
……不要和你分开……
雨迷蒙了视线,却阻碍不了自己的脚步。天野所在的方向,是心里不可磨灭的烙印。

五、
“砰”!
庭院的大门打开之后又猛地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天野迅速走出房间查看,这时候沙我应该在学校,没有别人能开门才对。
目光所及,却正是这个时段应该待在学校的沙我。
见到天野的身影,沙我全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过分灰暗的天色就像是自己此刻的心情,不知如何才能在天野面前重新显露一贯的明媚……
在反应过来之后,天野骤然发力,几乎是刹那间奔到了庭院中想要瘫坐下去的沙我身边。将全身冰冷的沙我抱起,天野快步走回屋内。
“小猫儿,发生了什么事。”
房门将冰冷的雨水阻隔在外,怀里的沙我身体依然冷得几近僵硬,不能控制地瑟瑟发抖。
“父亲……派人四处找我……回不了学校了……”
天野心下一沉,以坂本社长那样强硬的作风,回家的话怕是要将沙我软禁吧。轻叹一口气,天野的声音更柔和了些,
“没事了,现在不是回到这里了么。”
沙我的声音却仿佛没有温度,软弱无力地颤抖着,
“……虎……我很冷……”
天野紧皱着眉,将那湿冷地黏在沙我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褪去。纯澈无匹的身躯苍白无助地缩在自己的怀里,明明已经拥得这么紧,为什么不能将那冰冷祛散,为什么不能让他平静下来!
莫名的焦躁,从未有过这样无能为力,天野似乎感觉得到自己血液里那些焦躁分子的蠢蠢欲动……要用怎样的温度,才能抚平你的惊惧……
“小猫儿……把一切都交给我……”
将沙我轻轻放到床上,天野的吻随着温柔的声音滑落,湿润柔软的唇吻过沙我的额、眼角、耳垂、脸颊,小心翼翼的覆在沙我轻轻颤抖的唇上,舌头探入,轻轻撩拨,是这样细腻的安抚。
这是第一次真切的长吻,消除初层的恐惧。
沙我渐渐有了本能的迎合,分开时,苍白的唇恢复了应有的明艳。
……小猫儿的身体暖了一点……天野敏锐地感知着,继续向下,停留在沙我的锁骨,吻得如此霸道,似要将锁骨单薄的尖锐化成唇下柔顺的弧度。
“虎……”
细小轻颤的嗓音蛊惑人心,沙我仍旧有些冰凉的手臂绕上天野的脖颈,贪婪地索取着恋人的温度。
“小猫儿……还不够……”
将喉间的干涩吞咽,天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散发出的热量,欲望无比清晰的涌现,不想压制……
胶着的吻此刻化作欲望的航标,寸寸游移,舌头在诱人的小樱桃上跳着旋舞,似在等待沙我的回应。
“……啊……”
微微发抖的呻吟,沙我察觉到心底本能的喜悦将原有的不安和恐惧轻轻掩盖。
“……小猫儿……不会……再让你觉得冷……”
沙我的呻吟是点燃情欲火种的那抹火花,天野的抚摸与啄吻终于不可自持地爆发开来,强劲地在沙我白皙的肌肤上留下大片绯红。把炽热的体温传递给你,将冰冷悉数变成我的热烈的陪衬,没有害怕惊恐的颤抖,没有无法消褪的僵冷。我要把那些恐惧蜿蜒而过的地方全数烙下我专属的印记——
——坂本沙我,你的身体只能拥有我的温度,其余的一切都不应存在。你是只属于天野虎的敏感诱人的小猫。
天野轻托起沙我纤细的腰,将炽热的欲望之源送入从未有人窥探过的花蕾,长驱直入,仿佛要将沙我的最深处一并融化在自己的爱意之下。
“……记住了,不要害怕……我一直在……”
抱紧怀里轻喘着扭动身体的沙我,感知着那已微微发烫的诱人体温,天野宠溺的声音悄然滑落。大雨喧嚣着掩盖了一切,却无法抹去两人刻骨铭心的缠绵。
颤抖或者不安,已然烟消云散。

雨水在黄昏时收敛起最后的阵势,天地如同新生,空气里充盈着雨后特有的清新,连许久未见过的彩虹亦毫不吝啬地高悬天边展现着梦幻的色泽。天野坐在回廊的木质地板上,用手指温柔的理顺沙我心爱的猫儿柔亮的毛,心中已做出决定。
身后的门轻轻拉开,天野回头,看着沙我走到自己身边坐下,还挂着一点点刚睡醒的倦容。
“早上让你太累了。”天野温柔地道。
“还好。”
沙我还有些羞涩,但双眸透着幸福的安静。
“小猫儿,以你父亲的能力,迟早还是会找到你。”天野直接说出经过一个下午的思考做出的决定,“不如明天我陪你回去一趟。”
“这样不是会更糟糕么,我和你……”
沙我的后半句话并未说出,被天野淡淡打断。
“你明天的身份应该是‘优秀的坂本少爷’,而不是‘天野虎的恋人’。”天野的笑容仿若王者预见胜利的姿态,“我决不能让你离开我或者是在我身边却要躲躲藏藏,明天之后,我要你光明正大的在这里住下来。”
“我父亲可不是随便应付得了的人。”
从天野的眼里看到的是不容置疑的自信,沙我露出淡淡的笑,道出自己对父亲的熟知。这一刻,需要用骄傲和理智回应自己睿智的恋人。一切的恐惧与不安已在早上的缠绵之后彻底粉碎。
……不能让虎对自己失望……
天野的目光流露赞赏,
“小猫儿就该是这样骄傲的。明日你只需要告诉坂本社长自己真实的想法,其余的就交给我——
——你最希望的,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吧。”
沙我点了点头,眼神默契,
“身份只是‘坂本少爷’对么。”
“嗯。”笑意不褪,天野的语气是纵横商界的骄傲,“我最爱的小猫由我亲自培养成日后最强劲的对手,这才是最有趣的事。”

早上七点半,天野的车准时停在坂本府的门口。
“这个时间不会太早么。”
“不会。七点半到八点,父亲一定会在书房,这是习惯。”
“那就进去吧。”
天野的笑容一如既往的不羁,在沙我的眼里却是充满了信任与鼓励。稳定心绪,沙我的眼角眉梢蜿蜒出冷冽高傲的弧度,与天野走进坂本府。
管家在看到沙我与天野这对奇怪的组后后眼中流露微微的惊愕,却仍是维持着名门望族的管家基本的礼仪,
“少爷,欢迎回来。我先去向家主通报一声。”
“不必了。我们直接去书房。”
干脆地说完,沙我在天野朝管家稍稍欠身以示抱歉之后便大步向书房走去。
“父亲大人。”
男人在听到这个称呼后抬起头,这几日似乎憔悴了许多,但双眼的威严却分毫未减。目光定格在沙我的身后,男人亦是微微惊讶,
“天野社长怎么会和我这不孝的儿子在一起?”
“坂本社长先不要下‘不孝子’这样的定论,我可是觉得坂本少爷非常优秀呢。”天野微笑着,“我与坂本少爷的相识是一场巧合,倒是您真的不愿意听听坂本少爷想说什么吗?”
男人的目光移回沙我的身上,停顿几秒,沉沉地吐出两个字,
“说吧。”
“我希望父亲大人能真正信任我,不要把我当成棋子,我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坂本家当之无愧的继承人!”沙我的眼神与语气透着前所未有的自信与坚定,“不需要进行那些虚伪的人际交易,我会更优秀,运用自己的智慧在商界继续耀眼的存在着,绝对不会辜负坂本家!”
男人第一次看到沙我眼里充满骄傲的自信,不再只是冰冷高傲的少年,更像是当年豪气万千地要干出一番事业的自己。再看看沙我身后的天野,一如商界交锋时的桀骜不羁,也不过是青年。……真的是自己老了么,陷入商界那些阴暗龌龊的交易中太久,竟没有留意到这些后辈们明亮而不容忽视的光芒。
良久,男人叹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沙我,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商界可不是放空话就能生存下来的地方。”
“我想搬出坂本家,在天野君那里学习商界必备的素质,同时将学业完成。”
“难道坂本家就没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么,跟一个对手一起……!”男人不禁有些发怒。
“难道坂本社长不信任我的能力?”天野的语气优雅得如同最尊贵的绅士,“刚刚也说过了,我认为坂本少爷非常优秀,很想亲自试试能不能将他培养成合格的对手呢。……在我那里,我可不会因为‘坂本家继承人’这样的头衔而肆意宠溺他。在商界有年轻的对手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啊。”
男人的怒气在天野的话语之下化成了骨子里的傲气,
“好!那么我就看看天野社长您能将沙我培养成多么优秀的商人!……沙我,我同意你搬出去!”
“荣幸之至。”天野微笑着鞠躬。
“谢谢父亲大人,我这就去准备。”
天野与沙我离开书房时,嘴边一同浮起的那抹笑意是被理智压抑着的喜悦。

车辆转过熟悉的街道,天野望向身旁一直面带笑容的沙我,
“要全力以赴,成为真正出色的小猫。”
“当然,要超过虎才行。”
沙我回望自己的恋人,眼里是带着挑衅的骄傲。
“那我拭目以待。”
天野亦露出笑,车辆转过最后一个街角,“猫居”出现在眼前。
“我们到家了,亲爱的小猫。”

{ END }

Comment

搬家啦 

亲爱的,我也换博客了> <

新博客地址↓
http://hi.baidu.com/柯一

常来玩哟> <
  • posted by 新伊 
  • URL 
  • 2008.12/13 11:01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