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旧文两篇

「舞」

穿越炎热和冰凉,抚平裙上的褶皱,用浓郁的艳丽将自己包裹,手腕有乌黑的珍珠光亮柔顺。亲爱的,请献上你的舞蹈。
抬手划过凛冽的空气,裙摆飞扬,时光停滞。你终于可以禁闭双眸沉醉其中,无人打扰。
你遗忘了谁,谁又将你遗忘。无关紧要。
在世上,有一种舞蹈只需要一个人完成,没有观众,没有舞台。身姿在黑暗中妖娆,只听到自己心中寂寞的叹息。任时光流转千年,你仍旧孤单一人,永不前行,不会回头。
绽放成花的情,败了一地,有谁会去将它轻轻埋葬?
没有人。

亲爱的,请继续你的舞蹈,把你的哀痛镌刻在身影定格的刹那,支撑起空洞的躯壳。
你不能停。
这是你生的仪式,抛下不甘和罪孽,旋转出坚固的巢穴,巢穴是属于你的温暖,你只有它。请完成你的舞蹈,倦缩进你的温暖,再看不见世间百态,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蒙蔽和无知远比清醒让人觉得欣慰。在你完成的时刻,你不再铭记前尘往事,让路途荒芜,你只需适时舞蹈,麻痹心性。
亲爱的,在最后的最后,是谁拎着群摆,痴痴地笑出了声?



「瞬离」
我侧脸望了望那个男子,心中涌出尖锐的痛,刹那间箍紧了我的心脉。
如此眉眼,英俊面容,瘦削轮廓。这些,与我何干?
那是他的华丽,哪怕我谦卑地依附在属于他的浑浊空气里,亦不可能与我有丝毫关联。
我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打破自己洁净结界的妖精,而他是王。哪怕邪气哪怕不堪,他仍旧伫立在他的宫殿,气宇轩昂,孤傲一人。
我不是他的谁,从来不是。
所有所有,只是我一厢情愿,他早已硬生生地断了自己的后路,与世隔绝,无人能近。
他沉浸在自己的幻境,未曾注意过我费尽心思的守候。
谁说敏感谁说坚持,我看到这看似完美的铠甲裂痕交错。
一触即碎,不堪一击。
露出羞耻的内心灼热,颜面无存。
我只求一瞬,得以逃离。
一瞬转身,一瞬消失。一瞬,抹去来去的道路。
隐匿暗处,遥望足以。
撕开幻觉的幕布,看清不可触及的冰寒。
何来温暖?自欺欺人。
没有一世的时间相随,我的力已消耗殆尽。无泪,无殇,甘心隐没。
黄粱一梦,醒来幻境灰飞烟灭。
茫茫荒原,我只身苟存。心生倦意。
如此而已,独行且伤。不会有什么花好月圆。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