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色猫(alice nine TSy)

嗒——嗒——嗒——
皮质鞋底敲打光滑大理石地板的声响在黑暗中一点点扩大,由远而近,响应着发出这声响的主人姿态的曼妙。小原慢慢穿过昏暗的走廊,绕过地面乱七八糟的线材,略微朦胧的视野里依稀辨出了某个人的轮廓。
“呐,明明是深夜……”
兀自含糊不清地抱怨了一句,略微上扬的嘴角却透露着分明的愉悦。小原清了清嗓子,低低地唤了一声,
“虎——”

独坐在黑暗中的男人仿佛此时才察觉到小原的到来,也不急着应声,悉悉索索抖出了一根烟,静静点燃了,才在烟头的星点火光里抬起头来。触碰到小原的视线,男人淡淡一笑,
“哟,将,你几时变得这么积极。集训明天早上八点才开始。”
小原低头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指针就着表盘刻度的荧光精准地走动着,
“虎说错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现在是三点二十八分。”
“在酒吧里喝得半醉以后直接过来的吧。”男人嗅到小原身上的酒味,自然地转了话题,“……是怕早上起不来么。”
后半句话俨然是肯定的语气。
“怎么可能……我虽然每次集训都不会早到,但准时也算是有口皆碑的啊。”
小原略一耸肩,走到场地中央,随手扯了一把高脚凳放到麦克风前面,坐了上去。推开电源开关,不轻不重地拍着麦克风试音,小原半眯着眼睛将视线移回了男人身上,
“怎么,我们天野工作狂难道不是来练习的?我进来的时候可没有听到吉他声。”
“抱歉,你刚好赶上我的休息时间。”天野平静地摁熄烟头,吐出最后一口烟云,抬手打开了一盏黯淡的灯,“不过既然你来了,就再次开始吧,反正也已经休息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那么,主唱大人想从哪一首开始?”
“唔,Kiss twice,Kiss me deadly。”小原精致的面容上浮起一个慵懒的笑容,“……只有你一个人的话,我比较想听木吉他的声音。”
“遵命。”
天野起身换了吉他,再次坐下时翘起二郎腿摆出一个看起来十分舒服的垫着吉他的姿势,而后伸出手戏谑而不失优雅地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将,开始了哦。”
小原轻轻点头。下一秒,一把略微有些黏腻的磁性嗓音缓缓荡漾开来。
……
止住微颤的弦,天野稍稍抬眼,
“将,你刚刚有三个音走调了。”
语句里丝毫没有宽容的意味。小原突然有些忿忿,这首明明是沙我那家伙的新曲子,虎怎么可以记得丝毫不差,真是不讨人喜欢的记忆力。仿佛要挣回一口气的微微仰面,小原稳了稳自己的气息,
“……再来一次。”
……
“……可以说你有进步么,这次是一个地方走音。”
天野透着笑意的眼神里可以窥见一丝嘲弄的意味,小原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回应道,
“事不过三,最后一次。”
脱下休闲西装的外套,小原取下麦克风,把外套搭在支架上。轻巧地离开了圆凳,小原摇了摇头,试图借此驱散体内略微阻碍思绪顺畅流动的酒精。天野怀里的吉他声已起,小原微微阖眼,顺着音符扭动腰肢,响指一下接一下,恰到好处地掐着节奏。嗓音自然地滑落,这一次,忽地有了蛊惑人心的意味。
情绪渐渐好起来。
天野熟练地拨着弦,不动声色地看着纵情投入的小原。昏暗的灯光下,细长微翘的睫毛抖落细密的阴影,喉结因着每一个音节而轻轻抖动,修身的丝质褶襟衬衫领口微敞,锁骨在每一次扭动中蜿蜒出诱人的线条……
……真是迷人呢。
心底不禁滑过这样的赞叹,天野在小原完美无缺地演唱中弹出最后一个音符。


随手将麦克风一搁,小原走向天野,带着挑衅的胜利笑容绽放在唇畔,
“这一次,如何?”
天野放下吉他,从口袋中摸出姿宝“噌”地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方才不急不缓地给出评价,
“无可挑剔。”
“那么……”
小原蹲下身,略微昂头再凑近了些。几近要触到鼻尖的距离,小原自天野琥珀色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而后察觉到这双眼眸弯出了暧昧的笑意。
“怎么,就这么急着要我奖励你啊……”
略显低沉的嗓音至末梢几近轻不可闻,夹杂着浓重的薄荷烟味,天野的吻覆盖下来。
唇齿间舌头灵活地挑逗着、彼此缠绕,欲望被一点点挑起。天野的吻有力而胶着,小原的气息有些乱,身体轻微摇晃。下一刻,腰间有了力度将自己稳稳托起,让自己随着施力之人一并改成了站立的姿势,环在腰间的力量把距离压迫为零,接着,柔软潮湿的唇辗转碾过,停留在薄薄的锁骨之上,细细啃舐。
“……啊。”
情不自禁地一声低吟,小原吃吃地笑出了声,
“呵呵,虎,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吧……”
“这种事情,说出来不就无趣了么。”天野笃定地回答着,声音尚未滑出便撞在锁骨上显得有些含糊,“……我知道你嗅得出我的气息。”
手指灵活地将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天野冰凉的指尖触到略微炙热的肌肤,敏锐地感觉到一丝本能的颤抖,继而加大力度,寸寸游移,捕捉到略微挺起的小樱桃,细而轻柔地搓动着。
“什么呀,说得我像野兽一样。”
细细哼了一声,小原敏感地摆出回应的姿态,手臂缠绕上天野的脖颈,细长的手指撩拨着对方有些凌乱的黑发。天野挑起眼帘瞟一眼小原,
“……你就是一只猫嘛。”
天野的声音染着笑意,不过转瞬,小原便被温柔而不容置疑地压在一处稍稍有些硌人的琴键上——
——喉间不自觉压抑着的愉悦。
——衣料摩挲的细密声响。
——拉链滑动的声音。
——轻微的喘息。
空气里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小原伸手握住了天野灼热的硬挺,指尖挑起前段微渗的黏稠,肆意涂抹在那硬挺之上,手上随之暗暗加了些力度,想要挑起对方更为急躁的欲望。而天野只是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将衣衫半褪的小原更紧地搂在怀里,落下更为绵长而霸道的吻。
几近窒息的漫长喜悦,比酒精更强烈的快感。小原感到眩晕,松开了紧握硬挺的手,自觉地攀附上天野的脊背,索要安稳厚实的支撑。天野微微抬起小原,硬挺一点一点地探进微绽的雏菊,进入、抽出,再深一些、稳稳退至入口……如此反复,理智而执着,最终抵达深处……
“……嗯……啊……”
悦耳的呻吟,比歌唱更撩人。天野望着身下不住喘息的人儿,退出了些许,伸手轻柔地为他抹去额上细密的汗水,抛落有些无赖的话语,
“呐……这样的奖励,你是否满意?”
“虎——”
声音细若蛛丝地勾人,小原有些贪婪地抱紧了天野。
“知道了,我的——小原一将。”
最后一次猛烈地冲刺,炽热黏稠的蜜汁毫无顾忌地喷涌而出,点燃欢愉的高潮。
黎明的光线微亮。

“大家到齐之后,再练一遍Kiss twice,Kiss me deadly吧。”
天野看着慢条斯理地穿戴整齐的小原,淡淡地道。
“原来,你也喜欢这首歌。”
“我只是喜欢,你唱之前一字一句地把歌名念出来的时刻。”天野洞悉地扬了扬嘴角,“这是你命名的歌——两次的亲吻,赐予我致命的吻。”
“……谁叫你在那种时候惯例似的都是亲我两次。”
小原的这句自言自语,天野听到了。



“哎?!你们居然到得这么早么,真是干劲十足呢!”
“……原来将也有破例早到的时候呢。”
“虎没迟到才是稀奇吧,虽然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但每次集训迟到才是惯例啊……”
七点五十五分,全员到齐。
小原和天野看着或惊讶或困惑的成员们,默契地对视一眼,但笑不语。

END.

Comment

 

很色!!!!!!!!(戳)
这次再次提笔,虽然简短且略显空洞,不过这是个好的开始,可以让你不断地提笔书写,一直挑着不足一路前行。请拿出属于你的勇气和灵气,我与你同在。
干巴爹哟。>3<
  • posted by 梦仔 
  • URL 
  • 2010.03/08 21:23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