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双生,蜕变。

我在陈旧的房子里望着你。因光线的原因而显得黝黑发亮的皮肤,轮廓分明的脸,一副不耐烦的神情。
有雨水打落在铁皮雨篷上的声音,响亮清脆。诡异的天气带来绵延持续或是迅疾的雨,大量的雨水席卷而来,天地间有潮湿闷热的味道。
我有些恍惚,不自觉的疲惫,看到你的挣扎与清冷。我只想与你更好地融合,于是我走近你,直视你灼灼如星的双瞳,你没有反抗。我强迫自己陷入大脑深层的记忆。
往事鲜明繁多,一件件打开,看到其尘封已久的光亮。


我陪着你坠落,通过温暖的隧道,来到这个世界。那时你的独特与记忆我无从得知。一个空白的层面。
然后你长大,平淡无奇,按照世间最普通的规矩安分行走。我看到你的世俗与天真,精力充沛,旺盛的生命力,袒露着近似于男子的天真。你是多好的孩子,可惜那时我双目浑浊,只能看见你模糊的形状。
你走过你无知的春夏,在狭小的封闭空间里,自得其乐。后来你踏进那所墙壁被爬山虎覆盖的校园,踏上了无人能预料得到的轨道。包括我。我向来是弱者,缄默观望,后知后觉,平庸无力。可是我的双眼却前所未有地明亮起来。
你以无法控制的迅速和决绝完成了属于你的蜕变。
黑暗扭曲了真诚的爱情,一次次的重新站立却又被欺骗打回原地,狡诈而隐蔽的抢夺,无法原谅与承受的干脆的疏离。我看见你的惶恐与溃败,可是我发不出应该的声,只能沉默着立在你的身后,如同一个懦弱的傻子,毫无办法。
我看到你眼底最深刻的绝望,伴随着你身后繁杂的家族因素和血脉里遗传的定性,伴随着幼年短暂却历历在目的寄人篱下,伴随着母亲矛盾的圆滑和长期以来在亲戚氛围中萦绕不去的自卑,一起喷涌而出,淹没你,你无法动弹,无力挣扎。你堕入从未面对过的阴冷。然后,你在这样的惨痛中握住微弱的光芒,把自身包裹成蛹,穿越完整的痛,破茧而出,得以飞翔。
呵,你已经是一只妖精!
你激发出了潜在的灵性,真实的自身核心在慢慢苏醒。我看着你奇异的蜕变,变成那个理智清冷的女子。而自己,仍旧是维持原样的庸俗不堪。
我那样地害怕你因着蜕变而抛弃我,你却没有。虽然我明白,我和你已经渐渐分离。
那么,我就继续地看着你,像一株紧贴着你成长的植物,静默端然。
你不再时常露出单纯的笑容,你学会倚着走廊上斑驳的栏杆凝望天边的云朵,你不会轻易与旁人亲近,有了淡淡的旁人觉察不出的克制,你开始摒弃曾经自以为美丽的文字,看清它们实际的脆弱不堪,坚定地踏上并不顺畅的文字道路。
终于,文字在你的手指下开出妖娆的花。那是属于妖精的花朵,你握着它们发出尖细轻盈的小声,你的身后透明的薄翼显露出华美的形状。你已经成熟。
你可以清醒地观望别人青春年少里苍白的无奈,你可以冷眼旁观旁人无谓而愚蠢的感情游戏。你挖掘出自身的坚忍和高傲,而我却愈发平庸。
我仍旧和同学开着低俗的玩笑,仍旧会因烦躁而大声咒骂,仍旧神经质地对待旁人,仍旧轻易地为无关紧要的事暗自不爽耿耿于怀。我把自己硬生生地拔离了你的血肉,仓皇退却,看着你散发出逼人的灵气无地自容。
我眼睁睁地看着我分裂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一个身处世间最普通的阳光之地,一个身陷黑暗沉溺其中。我们变成没有关联的两人,触碰亦不会有任何交汇。
“你能否不远走高飞,别把我留在原地。
你能否不渐行渐远,别放开牵着我的双手。
我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我想看到你在我身边安稳的展翅。
你是否会一直,不离不弃?”
我听到自己一遍遍的呢喃,滑倒在地,动弹不得。你轻轻转身,返回,握起我颤抖的双手揽我入怀。你说:
“我不会抛弃你,无论你以任何的姿态存在。
哪怕我轻视旁人的轻浮亦不会嘲笑你的平庸。
我在你身上看到一个真实存活的灵魂。我在看着你,就如你对我不曾离开的视线。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你不会孤单停留。我会牵着你,展翅高飞。
我愿对你许下‘不离不弃’的承诺。
因为我们,是永远的双生。”
你第一次对我开口,如此轻柔妖媚的声,脸上的不耐烦消失不见,温和如水。于是我可以安心跟随你,得以继续我使命般的守护。你在暗夜里兀自妖娆,我沉浸在你的世间,恍若身处完美的幻境。

我知晓你不曾后悔这次的蜕变,虽然你的心因此残缺不全,伤痕累累。
你拭去了让你疲累的尘埃,变得坚决,安之若素。
你不再介怀那些让你痛苦的黑暗,虽然那是不能遗忘的鲜明。因它们带来了你崭新的灵魂,这需要巨大的忍耐力换取,而你已走过,所以心存感激。
你开始保存你所剩不多的感情,学会寻找与你契合的人,然后安心交付。你不再有盛大的激情和奋不顾身,但你的感情这般温暖,不会断绝,有理性的光芒闪烁,那么珍贵。
你恢复最纯粹的需求,大瓶的纯净水,水果蔬菜,抛弃了孩童对食物的贪心。你购买大量的书籍、杂志和画册,为那些美丽所记录发出欣喜的赞叹。你是温和的女子,哪怕你的文字仍旧有浓浓的黑冷,却无法遮掩你散发出的淡淡柔和。你在不自觉中照亮了一小片天地,那里有不竭的幸福源泉。
那么,本应属于你的世俗,就让我来背负。那已经不再存在于你蜕变之后的范畴。
我为精致的物质雀跃,为纷杂的食物欢愉。因为我知道,这时候的我一副于你清纯的幼童时代,得已回忆你曾经的无瑕。亲爱,无论你是否蜕变,我都会相伴。
你抛落了世间庸碌的生活,栖息在悠凉的森林,用你纤细的妖精躯体飞翔,歌唱,诉说。有缘的朋友走过秘密小径与你相聚,外界的窥探者终将无获而返。你是这样神奇的存在着,以一种完成的形态安然前行,朝着你追寻的无尽繁华,露出空灵的笑,与朋友十指相扣的手,亦因为强大的羁绊不会放开。
我知道,你的蜕变成就了你的重生。
你的重生并不完美,矛盾重重,闪过困惑与焦灼。但你自身已挣脱虚假的表象,你在真实的内层充盈着心智与思想。随着年华的逝去,你慢慢成长。
我望着你的绽放激动得无以言表。
你这样美好。
你知道么,我喜欢看你与你亲爱的朋友相互倾谈,依偎取暖。我喜欢你对他们坚定的誓言,那样温暖弥漫流光溢彩。我喜欢你们的小玩笑小幸福。我喜欢你们浓浓的心无城府的思念。
我亲爱的小妖精呵,你懂得握紧他们不放手,你这样聪慧。他们是你在乎的宝贝,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所以你的幸福,也会因此而加倍。你看你,多么幸运,我会祝福你。

这是直到今天,我关于你的冗长记忆。

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抚摸上你的脸庞,你望着我笑靥如花。我的回忆如此杂乱无章,你却耐心听我叙述完毕。那么,请允许我再次开口。
亲爱,虽然你我的融合那么不稳定,但我们互相缠绕的情感却是彼此的唯一。
我是唯一一个了解你所有的人。我是唯一一个得以永恒守护你的人。我是唯一一个能够爱你爱到遗忘自己的人。我是唯一一个与你完全共存的人。
我是你连通俗世的介质,你可以穿越我,观望它的变迁。我是你最忠诚的守卫,我对你炽烈的爱和绝对的臣服让自己都为之惊讶。
你是否明白?
你能够明白。
我看到你的眸子里映出我的身影,因光线的原因而显得黝黑油亮的皮肤,轮廓分明的脸,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你的眼底透出你与我重叠的坚定。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是你白昼完美的伪装,你是我暗夜真实的形态。
我们双生共存,而你的蜕变亦将铸成我们共同的日益强大与成熟。
持续的雨水让人如此清醒。于是我得以见到你,触摸你,窥见了我们完整的姿态。
我们不离,不弃。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