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生日礼物

送给亲爱的七七。

手机闹钟在早晨9点准时响起。七暖在床上辗转了一阵,从枕头旁摸过手机,亮白的屏幕光芒下,收件箱里一片空白。七暖这时才清醒过来,坐起身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不会再有林亦宠溺的叫自己起床的信息了呢。
和林亦分手整整一个星期。1月19日,一个星期后七暖第一次打开手机。
七暖关了暖气,套一件毛衣去洗手间。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惨淡的容貌,七暖无奈的笑了笑,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了。
那么,去游乐园吧。
七暖为自己涂上淡粉色的唇膏,在眼睛周围抹了一圈细细的银色眼影,带上足够的钱,用鹅黄色的薄棉衣把自己包裹起来,出了门。游乐园离七暖家不远,七暖步行过去,南方的冬天并不太寒冷,可是七暖仍旧有些许颤抖,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温暖的原因么?七暖有些低落,和林亦一年半的感情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真的是非常,非常不习惯啊。
慢悠悠地晃进游乐园,里面一派齐乐融融的景象,七暖想,游乐园果真是不会因为寒冷而萧条的呢。然后她望了望上下翻腾的巨大过山车,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第一次一个人做过山车,闭起眼睛尖叫,冷冷的空气在身旁呼啸,七暖暗暗安慰自己,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来游乐园的啊,看,现在不是不需要别人陪也可以坐过山车了么,勇敢了呀。七暖于是连着坐了五次过山车,从身旁一对一对的身影里走过,上去,在空中翻腾,再下来。第五次走下过山车的时候,七暖有了微微的眩晕,身上渗出细细的汗。她轻盈地走到游乐园的超市,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下挑了一个甜筒离开。要把不快乐统统抛掉,七暖短暂地微笑了一下,找了张长椅坐下,专心致志地吃起了手里的甜筒。
香草味道的冰琪淋在口腔里融化,冰冷直通腹腔,七暖不争气地又想到了林亦。林亦最喜欢香草味道的冰琪淋。林亦从来不许自己在冬天吃甜筒,因为自己有胃病。在游乐园玩累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林亦会轻轻抱住自己。林亦林亦林亦。这个让自己死心塌地的喜欢了那么久的男生,有着温暖无双的笑容的男生,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呢?七暖想到这,刹那间红了眼圈,眼泪不费力地滑了出来,滴落在脚下的灰色土地上,印出了更深的灰色。

“哟,小丫头怎么吃着冰琪淋也能哭啊?”
正当自己想着这附近人比较少,可以肆无忌惮的哭的时候,一把不合时宜的声音传进了七暖的耳朵,是很好听的却带着戏谑意味的男声。七暖抬头,看到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有些面熟的男生站在离自己不远的灯柱下,修长挺拔的身材比起林亦有过之而无不及呢。七暖打量完,声音冷硬的回了一句:
“要你管。我又不认识你。”
“怎么能这样对我啊,我可是在旁边用眼神保护了你好久呢,生怕你冻着了或者有个什么闪失。”
男生仍旧在贫嘴,向七暖走来,七暖望了望男生的眼睛,看不到丝毫的不轨,反倒还看见了藏着的点点羞涩。是自己多心了吧,七暖摇了摇头。
“这样说来还是我的错了?你凭什么对我这么好啊。”七暖的脸上挂起了浅浅的笑容。
“我好人呀。”男生已经走到七暖的面前,微微弯腰,望着面前的七暖,眼神里带着笑意。
“那我请你吃冰琪淋吧。”七暖吃掉最后一口甜筒后站起来,圈住男生的胳膊,向超市小跑过去,“算作你用眼神‘保护’我的谢礼。”七暖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男生露出的有些欣慰的笑容。
再次没有理会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七暖拿了两根绿豆口味的冰琪淋,付过钱,递一根给旁边的男生,走回了刚才的地方坐下。七暖看着身旁安静地吃着冰琪淋的男生,心想,这样好看的男生怎么会一个人来游乐园玩呢,应该带女生一起来吧。又转念想,谁做了这个男生的女朋友,应该也是很幸福的呀。他应该很会照顾人呢。想到这,七暖的脸迅速的红了又迅速的褪了下去,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啧,瞎想什么呢。色心又起了吧。男生这时注意到身旁七暖有些奇怪的举动,停下了吃冰琪淋的动作。
“我说,七暖,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么?”
“哎?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七暖有些困惑了,再次认真的看了看眼前的男生,是很面熟,可是应该不认识吧,“你……是谁啊?”
男生无奈的叹了叹气,望着七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是你隔壁班的尹航啊。”
七暖在记忆里搜索着,啊,是班里女生嘴边常挂着的名字呢,就是那个所谓的级草了呀。原来是这么有名的人啊。七暖调皮的开口: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尹航啊,失敬啦。”七暖有些自嘲,那时林亦就是自己的天地,竟没发现身边有这么优秀的男生呢,要不早动心了吧。
“哪里。”男生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逗得七暖笑出了声。
“对了,你一个人跑来游乐园干吗?应该有很多女生愿意和你一起来的呀。”
“我来找一个人,从假期开始就每天都来。”
“哦,找到了么?”
“不知道算不算找到了。”男生的神情黯淡了下去。
七暖看在眼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似的说道,“是喜欢的女生吧?别灰心啊,要有自信呢。”被这样的男生喜欢着,应该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那个女生真幸运。
“那我要加油了。”尹航重新露出笑容,朝七暖点了点头。
“嗯。”七暖站了起来,手里的冰琪淋早已没了踪影。她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出来了,好象暖和了一些呢,“我要走啦,祝你成功啊。”然后不等尹航反应,兀自走开了。走了几步后想起什么似的,声音又飘进了男生的耳朵,“谢谢你陪我啊。”左手背着朝尹航晃了晃,算作再见吧。
尹航想了想,最后还是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七暖身边。七暖望了望尹航,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一段时间的沉默,尹航有些艰难的开了口,“其实,七暖。我……喜欢你啊。”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七暖的动作稍微停滞,过了几秒,没有任何反应,恢复了原本的速度。尹航没有再跟上去,他有些难过地想,是不是太突然了啊,七暖本就是不熟悉自己的啊。七暖这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到数米开外停在原地的失落男生,不由得露出了狡黠的笑。
“喂,那个叫尹航的,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啊?”男生从失落中回过神来,转变成带着自责的窘迫,“这个……我不知道呢,没准备礼物啊。”
七暖脸上的笑意更浓,她小跑着回到尹航面前,轻轻抱住了高过自己大半个头的男生,“……你的到来,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男生措不急防的僵硬身体霎时间柔软下来,修长的手臂在七暖身后舒展,温柔的环住了对方瘦弱的肩膀,“呐。亲爱的七暖,生日快乐啊。”
女生甜蜜的笑容掩埋在男生的怀抱中,绽放成只属于他们两人的花。

“其实,尹航,先让我对你有淡淡的一见钟情,再慢慢熟悉,不是也挺好的么?”

Comment

 

还是全中文的亲切 呵呵 虽然我的博客也都已经汉化了 但是现在。这样 真的很方便
  • posted by Qsen 
  • URL 
  • 2008.08/16 14:15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