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Neibour

安琪望着主席台上演讲的男生,微微眯起了眼。身旁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有点吵,但丝毫影响不了安琪的心情,她的嘴角挑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里踏实下来,
“现在,我要叫你做‘尹航学长’了吧。”

开学典礼很快结束,安琪随着人流走上楼梯,回到教室自习,脑海里全是尹航演讲时的模样。一直挂着笑容的脸,声音清晰有力,单调的男式校服衬衫被他穿得很妥帖……安琪让那些画面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回闪,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这时同桌很不识时务的捅了捅她,“安琪,和你说件事哈。……怎么发呆还面带笑容啊你?”安琪没好气的望了望打断自己回忆的女生,“要你管。……你要说什么?”“听说下星期有高二级的篮球联赛耶!今天开学典礼上演讲的学生会会长也会出赛哦!”叫王嘉敖的女生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安琪的心跳慢了一拍,他也要出赛么?身旁的王嘉敖拍了拍她的头,“又发呆?你不会是在开学典礼上睡着了,不知道我在说谁吧?”安琪回了同桌一个白眼,指着自己正前方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女生,“你以为我和宋七七一样是‘特困生’么。”王嘉敖撇了撇嘴,自顾自地说道,“听说他叫尹航啊,不是很帅……”顿了顿,语气坚定起来,“但绝对是气质男!气质好到没话说啊!”安琪望向身边唾沫横飞的女生,叹了口气,“其实……”,而后半句“我是认识他的”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坐在门边的女生尖细的嗓音打断,
“肖安琪,有人找!”
安琪站起身,回过头,映在她眼前的除了门边带着暧昧而兴奋的笑容的女生,还有靠在门边微笑着望向自己的男生。
——是尹航。
安琪走到门口,男生礼貌地递过一串钥匙,“今天出门时碰到阿姨,她说你忘了带钥匙,托我拿来给你。有事忙到现在才过来,真是抱歉。”安琪稍稍抬头,面前的男生背着光,有阳光落下来,将他的头发染出一层暖暖的金色。像是有光环的天使啊,安琪想着,兀自红了脸,连忙接过钥匙,道,“谢谢你特地送过来。”“不客气。学生会还有事情没处理完,那我先走了。”尹航道别,转身离开。安琪望着远去的男生挺拔的身影,暗暗握紧了手中带着他体温的钥匙,回了座位。
“原来你们认识!”王嘉敖仿佛挖到了什么头条新闻一般,睁大眼睛望着安琪,“你和气质男是什么关系,从实招来!”“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安琪对“气质男”三个字颇为反感,皱了皱眉,“只是邻居罢了。”
只是邻居罢了。
知道对方是谁。见面会打招呼,淡淡的不失礼貌的问候。双方家长的关系倒是出奇的好。除了这些关系,好像没有别的什么了。如果。
——如果她心底那个从未对人说起的秘密,也算一种关系的话。
——是肖安琪喜欢尹航。
知道他喜欢穿单色系的衣服。习惯早上出门时带着一包牛奶边走边喝。成绩和人缘都很好。打篮球总是前锋的位置。小提琴已经考过了十级。等等。
她记下关于他的一切细节。如果,这也算一种关系的话。
为了能够更频繁的见到他,她努力学习考进了这所规模愈大的重点高中。
如果,这也算一种关系的话。
那么还是有一些,暧昧而隐秘的关系的。
安琪乱糟糟的想着,随意地把聒噪的同桌敷衍了过去。
她望向窗外,看到尹航正在和一个老师说着些什么,很是自信的样子。
心中的哪一块地方,有明亮而温暖的阳光照了进来。很舒服。
安琪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今天竟是在学校和你说了话呢。”


日子波澜不经的过着,除了学科内容和初中相比有了跨阶梯的难度之外,并没有太多值得费心的事。周四的时候班里发了学生会的职务申请表,安琪想了想,认真地填好表交了上去,申请的是“文艺部部长”。给同学的解释无非是“试一试吧,锻炼一下自己”,或者“组织节目的话有过一点经验呢,自己唱歌也还过得去哈”。而实际上,是再简单不过的理由。
——“尹航是会长嘛,进了学生会可以多见面啊。”
简单得让她如此坚定的,不可告人的理由。
转眼就到了第二周的星期一,轮到安琪值日。打扫完整个教室离开学校时,偌大的校园已经有些空旷了。安琪抬眼望了望天边的太阳,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朝家返回。然而身后响起了淡淡的喊声,
“安琪。”
安琪回头,看到尹航正朝着自己走来,于是站定,露出浅浅的笑。
“这么晚才放学么?”男生已经行至身边,安琪道,“今天轮到我值日。”尹航了解地点了点头,与安琪并肩前行。两个人的影子在黄昏的阳光里拖出美好绵长的形状。
于是一个人磨蹭的行走变成两个人安静的结伴而行。
行至半途时安琪想起了开学时王嘉敖说的篮球联赛,于是扭脸望向尹航,“听说你们这周有篮球联赛是么?”“嗯。”尹航想了想,“明天下午刚好是我们班的比赛。”“真的吗?”安琪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欣喜,“我明天去为你加油。”“好。”尹航望着安琪开心的神情,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有细微的风吹过,安琪望着尹航的笑,仿佛闻到了甜美的味道。

第二日安琪与王嘉敖早早地到达篮球场,已经有不少人坐在看台上等待。“气氛真好啊!”王嘉敖的兴奋程度溢于言表,安琪歪着头想了想,除了比较聒噪之外王嘉敖也算是个很优秀的人啊,学习优异,人也善良。她拉着王嘉敖找了前排的座位,“坐下等吧。”
双方球员进场的时候,等待的人群霎时间沸腾起来。王嘉敖的声音穿过四周的嘈杂,落进安琪的耳朵,“听说高二这届学长们篮球技术很好呢。”安琪朝她笑了笑,专注地望向场上,尹航穿着深蓝色的球服站在球场的另一边,在让人烦躁的炎热九月里有一种安静而自信的气质散发出来。
漂亮的转身,过人,假动作,急停,跳投。球顺着近乎完美的抛物线轨迹落入篮中。安琪望着尹航流畅的动作,不禁发出“真是厉害啊”的赞叹。身边的王嘉敖早已投身到加油的阵营中,跟着高二的学生一起为尹航所在的班级呐喊助威,偶尔蹭到安琪耳边滑出一句“气质男真的很强啊,我开始妒忌你这个当他‘邻居’的啦”,弄得安琪短暂的尴尬一阵。然而这些,都不过是尹航身上不自知地耀出的光亮带来的效应,安琪将这些光亮定格的画面收进心里,完整的存放在属于他的位置。
球赛接近尾声道时候王嘉敖接了个电话,然后郁闷而又抱歉地望向安琪,“我妈今天接我到饭店吃饭,我要先走了。”安琪露出一副“你快去吧”的表情拍了拍她的头,而后王嘉敖就在最后那句“明天记得告诉我最后比分啊”的要求声中穿过人群,很快便不见了踪影。安琪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要自己回家了。”
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尹航对手的班级投进了最后一个球,于是比分定格在戏剧性的“86:68”的数字上,安琪露出笑容,大比分赢了比赛,尹航一定很开心。观看比赛的学生已经陆续离开,安琪背上书包也准备离场的时候,看到尹航朝自己小跑过来。
“一起走吧。”尹航露出胜利的灿烂笑容,安琪轻轻点头。
路过超市,尹航买了两瓶饮料,递一瓶给安琪。“哎?”安琪不解的望着身边的男生,接过饮料。“谢谢你来为我加油。”尹航顿了顿,“对了,你的申请通过了。”“什么申请?”安琪喝下第一口饮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学生会文艺部部长的申请啊,今天下午开会选定的。”“哈,太好了!”安琪笑着说,想到自己进学生会的真正目的,不由得红了红脸。“现在是独家内幕,正式的通知应该是明天。”尹航露出少见的狡黠笑容,转成佯装的正经,“欢迎加入学生会!”“我会努力的!会长大人!”安琪学着他的模样回应道,两个人齐齐笑出声来。
天边燃起了绚烂的晚霞,安琪望着一直面带笑容的尹航,心中涌起一丝欢喜,
“好像一下子熟悉起来了,真好。”

学生会的通知很快发下来,从此有了每周的例会和相关的工作。安琪留意着尹航对每一个新加入的成员细心的指导和帮助,愈发肯定尹航的体贴和优秀,印象分又紧跟着提升了一些。安琪沉浸在这些幸福感动的自我小情绪里,险些忽略了中秋的到来。
中秋,在安琪对节日的概念里,地位是等同于春节的重要。因为硕大大圆月的皎洁美丽,和月亮之上的古老传说,加起来,融合成女生心底的“浪漫”。“真实”相对于“浪漫”而言,总是显得不那么重要的,要不哪来的那么多少女漫画?要的是氛围啊。安琪端着一盒月饼站在自家门口走神,厨房里传来母亲的喊声,“安琪,快把月饼给尹航他们家送去啊,还愣在门口!”“哦。”连忙回过神,安琪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轻轻叩门,安琪听到渐进的脚步声,门很快打开。抬头望向开门的男生,“妈妈让我送一盒月饼过来。中秋快乐。”尹航接过月饼,道了谢,紧接着抛下一句“你等我一会”这样让人摸不找头脑的话来,折身走回房间。哎,不会是要回礼吧。安琪有些紧张,拘谨地等待着。而男生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扬起手中拿着的东西伴随着的那句话,着实让安琪微微吃了一惊。
“去放烟火吧。”
“……怎么?”安琪疑惑的望向尹航,一向淡定的男生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神色,“前两天有亲戚带着孩子过来玩,买了大堆的烟花,还剩下这么多。反正放在我家也是占地方,想着你是女生可能会喜欢,所以……”尹航望着眼前的安琪,迎上自己目光的是女生灿烂的笑容,
“那么,我们去放烟火吧。”

楼顶是空旷的天台,风很大,月亮也显得更接近自己了。安琪看着正在点燃烟花的男生,觉得今晚的一切竟浪漫得有了不真实的感觉。果然做邻居还是有好处的啊,安琪偷偷笑了笑,再转念一想,若不是邻居,自己大概会错过这样一个天使般耀着光环的男生吧。这时尹航递过大把点燃的烟花,递给安琪,绚烂的光芒在眼前绽放,带着盛大而震撼的美。
“真是漂亮。”男生难得的发出轻声的赞叹,安琪笑意盈盈地点头,随即挥动起手中的烟火。夺目的光亮划过四周的黑暗,点亮了这一小片属于她与尹航道短暂的世界。
“其实我并不喜欢烟火,因为它繁盛绚烂过后,甚至连灰烬都未遗落,太过凄凉。然而今天,是你在我身边与我一起燃放这场奢靡极尽的烟火,那么我,只需要记住那些温存绚丽,就足够了。这是多么珍贵的浪漫回忆,谢谢你,尹航。”
中秋的深夜,安琪在自己的卧室里望着明亮的月,回味了很久。

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安琪的脑袋有些沉。是睡得太晚了么,她郁郁地想着,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于是在出门的时候顺势往口袋里塞了两包纸巾。
第一节是数学课,上至后半节课时安琪已经渐渐睁不开眼睛,呼吸变得困难起来,纸巾用去了大半包。王嘉敖凑过头关切地问,“怎么了?”安琪只是倦倦地摇头,“可能是感冒,没什么。你听课吧。”而后望了一眼满是粉笔字的黑板,终于忍不住地望墙壁靠了靠,缩在高高的书堆后面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地睡至第三节课下课,课间操的音乐声响起,安琪让同桌帮自己请假,仍旧趴在桌面上闷闷地难受着。教室的人已经走空,安琪想了想,最终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去一趟校医室吧。
扶着墙壁慢慢走下楼梯,脚踩下去是一步比一步更为无力的虚空。几乎迈不开步子啊,安琪颇为无奈地想着。与无人经过的楼梯相照应的是扩音器中传来的数着节拍的呆板音乐,没有人可以帮忙,安琪咬了咬嘴唇,仅存的力气因为灰心又泄去了一半。走不动了,怎么办?行至楼梯的拐角,安琪看着那一束从玻璃窗穿透而过的阳光,有些刺眼,让她愈觉眩晕。贴着墙滑坐在地上,安琪的脑海里扩散开一片茫茫的空白……
突然,哪个地方响起了遥远却又贴近的声音,淡淡而焦急地唤着自己的名字。凉而宽大的手掌盖上了自己的前额,接着的是有力的扶着自己肩膀的站立。安琪嗅到干净的洗衣粉的清香,忽然安下心来,任由自己枕着那个厚实的肩膀,踏实的向原本的目的地走去。她没有看到身旁男生眼底闪过的心疼,更不知道去往校医室的路上有多少双眼睛将嫉妒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
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干净的床上,房间简洁而明亮。头仍旧有些晕,意识却总算是清晰起来。“这是……?”安琪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是校医室,你正在打点滴,发烧了。”安琪扭脸望向熟悉的声音来源,真的是尹航!心中不免仍有疑惑,她再次开口,“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课间操的时候被老师遣去送文件,返回教室的途中看到你晕倒在楼梯的拐角,就把你送过来了。”安琪对于晕倒的事有些窘,微微红了脸。而后偏了偏脑袋,“现在几点了?”尹航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指针静静地指在11:15的位置上。“还来得及赶回去上最后一节课,你快回去,我没事的。”安琪望向尹航说道。“我还是留下吧,发烧不是小事。而且最后一节课是自习,没关系的。”尹航笑了笑。安琪低下头,声音细小,“真是麻烦你了。”“我们是邻居嘛。”尹航道声音清晰的落入安琪的耳,她没有看到男生柔软的神情。
“有些失落唉,什么时候,才能不止是‘邻居’这样生硬的关系呢?我是这样的,喜欢你。”安琪听到自己心底,滑过一丝叹息。
下午请了假,安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听到了开门声。然后是断续的对话,隔着房门,有些听不清楚。
“……病了,多亏了尹航这孩子……”
“……客气什么……”
“听说……”
“是啊,过一个星期吧……你见过的,很乖巧的那个……”
“那你家尹航要好好照顾别人……”
“说得是……”
是母亲在和尹航道妈妈闲聊吧,都什么跟什么呀。安琪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有些愤愤,索性拉起薄被蒙住自己,完全地阻隔了光线。
“暗总是安全的吧,这样,我能不能快些睡着,在梦里见到一直如阳光般让人觉得温暖的你?”

第二天病情好转,还有些小感冒,安琪吃过药后慢慢地晃到学校。轻描淡写地向王嘉敖复述了去校医室的过程,堵住了王嘉敖口里那些“气质男送亲密女友去校医室”的谣言。接着班主任走进教室,宣布了让全班学生哀怨的通知。
“从今日起我们高一级增设晚自习,时间是七点半到十点,和高二一样。”
安琪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想到回家时必须经过的那条胡同,在夜里昏暗得有些恐怖。
第一天的晚自习教室里嘈杂得像菜市场。安琪硬着头皮听完王嘉敖眉飞色舞着讲完的两个鬼故事,心中一阵余悸。挨到放学与王嘉敖一起结伴而行,不巧的是王嘉敖行至胡同口便要左拐,剩下安琪独自一人面对那条迂回幽暗的胡同。
白昼的炎热已经散去,夜风清凉,吹在安琪的身上却被主观认定带有了阴森的寒意。鬼故事的情节在这时幻出真实可触的轮廓,自安琪的脑海里显现。一阵阵窒息感的根源,便是那名为“恐惧”的情绪吧。安琪看着昏暗或者完全熄灭的路灯,一阵头皮发麻,加快脚步走进胡同。
“阿弥陀佛,千万别出现什么状况。”口中碎碎念着自欺欺人的安慰话语,安琪走进了更黑而逼仄的胡同深处。什么东西自安琪的腿边倏地闪过,吓得她六神无主,尖叫一声,慌乱中踩到地面突起的石块,不偏不倚,刚好扭到了脚。一阵钻心的疼痛刺激着敏感的神经,身后传来寂寂的猫叫。安琪沮丧地摇头,一时间竟是站不起来了。“什么嘛,居然是一只猫。差点被吓死。”她这样想着竟生出了些委屈的情绪,孤立无援地蹲在原地懊恼着。
“怎么了?”
好听的男声再一次适时响起,安琪抬头望向尹航,呢喃着吐出了四个字,“扭到脚了。”尹航弯腰将她扶起,声音是关切的,“怎么会扭到脚?”安琪迟疑着,“因为害怕”这样丢脸的四个字最终还是融化在喉咙里,只滑出几个含糊的音节。男生仿佛是捕捉到女生不愿坦白的心理,不打算说破,只是体贴的扶着安琪慢慢移动,“还能走吧?”“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尹航放心地扶着她向前行走。
终于行至胡同出口,两人望向不远处亮着灯火的楼房,心中踏实下来。尹航望了望身边的女生,轻轻叹了口气。“既然这样,”突兀的四个字后,是一字一顿的认真,“以后下了晚自习,我们一起走吧。”话语中闪过隐秘的坚定,如同许下誓言,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安琪愣愣地望向尹航,数秒之后表情转成了感动的神色,扬起欣喜的笑靥,重重地点头,“嗯!”男生舒展开温和的笑容,在夜里散发着让人微醺的气息。
“尹航,这算不算一个你对我在乎的承诺?我多么开心。”安琪记下男生的笑容,心中漾起幸福的涟漪。

自此,每日晚自习后的归途有了让人沉溺的美好。尹航与安琪的关系逐渐亲密起来,在安琪笑容明媚的时候,男生会宠溺地揉上她的长发。尹航,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知道我喜欢你呢?安琪在尹航的身边无数次默念着这句话,为自己的告白积蓄着点滴的勇气。

一年一度的校庆日悄然将近,安琪开始忙碌起来,策划方案和指挥布置舞台的任务落到了肩上,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挤出些许休息的时间,王嘉敖的小道消息又见缝插针般地刺激着安琪的大脑神经。“高二的级草和一个超没品的女生在一起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隔壁班的美女英文老师和级组长结婚了”或者“我们班的邓某暗恋着梁某某哦”……诸如此类,囤积在安琪的耳朵,令得她不得不花费一些精力学会自动屏蔽王嘉敖的八卦声波。直至那一条消息,穿透一切防线,措不及防地落入安琪的心脏,无法忽略。
——“气质男最近和一个女生的关系异常亲密哈。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乖巧呢,我亲眼见到的。是他的女朋友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一百啊……”
“尹航”,“漂亮乖巧的女生”,两组词碰撞在一起,的确让人觉得是般配的一对。“会不会是真的呢?”安琪时不时地用眼角瞟向身旁安静行走到男生,话语滑出了嘴角。“想什么呢?”尹航听到女生的自言自语,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哈?”安琪回过神来,对上尹航不解的眼神,连忙找寻话题,“我正想问你校庆晚会是不是有节目,最近常听到你拉小提琴。”“是。有小提琴独奏,”男生仿佛故意似的,补上了没有必要说出的话语,“是希望一个很重要的人能听到。”诡秘的话语刻在了安琪的心头,大概是要送给王嘉敖说的那个女生吧,安琪的的心情不禁有些低落。
校庆晚会上尹航流畅优美的小提琴独奏毫无疑问的博得了最热烈的掌声。然而安琪几乎抽不出时间来回味尹航道演奏,因为校庆日之后的第三天便是一次全面的突击考试,成绩出来还要排名,安琪不得不马上把精力投入到剩余的短短两天的复习时间里。前段时间因为忙校庆的事情落下了不少功课。
捱过两天半的考试,试题出奇的难。安琪估算了一下,成绩大概很是不理想,在自己所在的重点班排名一定很靠后。而王嘉敖依旧神态自若的聒噪着,问道考试情况也只是回答了“还可以”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语,给安琪带来不小的打击。高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尹航愈发忙了起来,除开每日夜里的一同回家,很少能见到他的身影了。最近这是怎么了,安琪的心底慢慢浮起一团带着重量气体,扰乱了一向安好的心态。
成绩很快出来,安琪看着自己名字对应过去的数字——“46”,眼睛有了被灼伤一般的疼痛。是全班倒数二十名的成绩呵,她不由得苦笑起来,同桌的分数可是占据着全班排名第四的位置。安琪心中的哪一块地方,微微渗出了叫做“难过”的情绪,真是不舒服啊。毕竟最终确定的成绩比起估算带来的打击,可不止翻倍那么简单。
而紧随成绩之后发下的通知单,则像是催化剂,与心中的难过发生反应,加剧了它滋生的速度。安琪下意识地攥紧了那张通知单,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那行字轻而易举地牵出了安琪多少的不情愿。
——“因本校新校区建设工程顺利完工,从下学期开始,高二、高三的学生率先迁入新校区。旧校区的教室安排也会有较大的变动,望师生给予谅解和支持。”
与“高二”直接挂钩的,是自己心中那个气质高贵,笑容温暖的男生。支撑着自己努力学习考进这所学校然后继续追赶他的脚步的信念仿佛一下子坍塌,裂成名为“不甘”的碎片。来不及了,如此多的不如意一下子涌到安琪的面前,打破了她小心翼翼守护的温暖幸福。安琪心下一横,那么,就在今日告诉他吧。
“尹航,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是多么地喜欢你。”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安琪行至校门口,忐忑而焦急的等待了许久,却没有如往常一样见到尹航的身影。安琪折身回到校园里寻找,终于在空旷的球场上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镜头拉长,球场明亮的照明灯下映出的却不止是尹航一个人。还有一个身影,属于站在尹航面前,笑靥如花的漂亮女生。两人谈笑之间,举止使说不出的亲密默契。安琪咬着唇躲在角落里,因为无可奈何而强迫自己关注这个容纳不了她的存在的美好场面。
不久之后,尹航将一盒东西递给了 面前的女生,女生笑着手下,而安琪的心情却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因为她认得那个盒子。那是自己的最爱——德芙的‘心语’巧克力。
巧克力。在安琪的字典里,是“情人节”和“告白”的代名词。那么之前王嘉敖所说的传言和自己心中不安的怀疑,都是真的吧。
——那个女生,是尹航的女朋友。
除了这层关系,还有什么能够驱使一个男生送巧克力给女生呢?
已经没有别的解释,能够压下自己心中的肯定。那么——
——离开吧。
最终还是不能够鼓起勇气打断尹航与那个女生的交谈来完成自己的告白。安琪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害怕再多看一眼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男生,眼泪便会冲破最后的防线,羞耻而不停息地流下来。
“尹航,难道我只能永远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埋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么?”

安琪回到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递上了成绩单。半晌过后,在电视剧烂俗的对白里,在安琪剧烈而疼痛的心跳声中,飘落了这样一句稀松平常的话,
“怎么考得这么差啊?”
然而这句话,像一枚细小的针,不留余地地刺破了安琪心中那团带着重量的气。于是那些被包裹着的不甘,懦弱,难过,完完全全地填满了安琪的心脏,渗入每一个空隙。
是啊,怎么会呢?
怎么会考得这么差,知识都学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这么不巧,偏偏是这届高一不能与高二、高三同一个校区;怎么会这么无能,眼睁睁地看着尹航与别的女生相处的亲密模样,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如此多的线交汇至一个端点,
——自己,真是没用啊。
眼里落入了什么干涩的东西,诱出眼泪蓄在眼眶。眼前浮现出与尹航相处的每一个时刻。开学时的篮球场上,每周的学生例会,中秋节的楼顶天台,每日夜里相伴着的回家……这些美好,随着期末的将近,随着下个学期的到来,都不会再出现了吧。自己仍旧只能是,尹航的邻居罢了。安琪的心扭曲成不堪的形状,眼泪亦快要抑制不住,她终于站起身,夺门而出。
“让我静一下,就一下。”安琪听见自己心中的呐喊,飞似地跑下楼梯。

尹航正疑惑着安琪今日的独自先行离开,刚刚走到自己家门口,便看到安琪自对面夺门而出,头也不回地奔下楼去。伴随着的是一声尖利的呼喊,“安琪,这么晚了你去哪?又没说你什么,不就是考差了么?!快回来!”尹航大致明白了十什么事,顾不得这么多,抛下一句“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把安琪找回来”,然后紧跟着追了上去。
“安琪,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尹航略带责备的叹了一口气,跟着那个奔跑着的身影,不敢有一丝疏忽。

终于,不远处的女生停下了奔跑的脚步,走进了学校球场边缘巨大的照明灯灯柱下的阴影里,看不清进一步的动作。尹航微微喘着气,向着那片阴影走去。
安琪倦缩在灯柱下的阴影里,眼泪终究还是浸湿了满脸。球场被灯光耀得再明亮又如何,灯柱下的暗是无法改变的固执。自己与尹航的关系,也是这样吧。任凭自己再怎样的努力,仍旧事无法融入属于尹航的那片明亮。暗和亮之间,永远都隔着一条分明的界线。然而——
抬眼望向已经来到面前的男生,满是泪痕的脸上却是倔强而坚定的表情。
“安琪,你没事吧?”“尹航,我喜欢你。请与我交往吧!”
——然而,不甘和懦弱却无法再一次战胜心中的那份坚持。尹航,哪怕我们真的无法交汇,但是这自私的告白带着我豁出去的决心,一定要让你知道。我不能再逃。
安琪低下头,数秒之后,仿佛是意料之中的,男生淡淡的声音飘进耳中,
“我拒绝。”
只是再下一秒,男生把自己从阴暗中拉起,拥进怀里的动作显得如此地不合逻辑,超越了预料的范畴。尹航俯下身来,声音温柔而清澈,在安琪的耳边绽出一朵甜蜜的花。
——“因为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安琪,我喜欢你,请与我交往吧。”
“哎?”安琪错愕地抬起头,望着高过自己大半个头的男生,“……可是,你不是已经……今晚在球场上……那个女生……”
尹航咀嚼着女生矛盾的心里,露出无奈的笑容解释道,“傻瓜,那个是我刚刚转学到这所学校的表妹啊。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昨晚不是和你说了今天有事,晚自习后推迟十分钟在校门口见么?”
安琪完全将昨晚与尹航的约定抛在了脑后,兀自吐了吐舌头。突然,记忆里闪过那日听到的零碎的谈话,原来尹航妈妈说的“过一个星期吧……”,指的是那个女生转学的事。
自己真是糊涂呢。安琪这样想着,释然的笑了。
——可是。
安琪想起新校区的事,望向笑容温暖的男生,声音急切而无措,“可是下个学期,我们就不在同一个校区了。那我们的交往岂不是会变得疏远困难?”
迎来的,却是男生带着狡黠的神情,“……不要忘了,我们,是邻居啊。”
是啊,我们是邻居。那么那些恋人们担心的距离,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因为我们是如此地近而稳定,在相邻的房子里,守护着对方。
邻居,不再是“礼貌、生疏的知道”的代名词。从这一刻起,在肖安琪与尹航相连着的心中,邻居是包含着“亲近”,“甜蜜”和“心照不宣”的暧昧词语。
在学校空旷的球场上,安琪绽出了甜美灿烂的笑容。她握着尹航温暖的手,在甜腻的气氛中奔跑起来,
“亲爱的邻居,我们回家吧。”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