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玖 染

女 王 的 宝 座 只 剩 她 一 人 。

Entries

色猫(alice nine TSy)

嗒——嗒——嗒——
皮质鞋底敲打光滑大理石地板的声响在黑暗中一点点扩大,由远而近,响应着发出这声响的主人姿态的曼妙。小原慢慢穿过昏暗的走廊,绕过地面乱七八糟的线材,略微朦胧的视野里依稀辨出了某个人的轮廓。
“呐,明明是深夜……”
兀自含糊不清地抱怨了一句,略微上扬的嘴角却透露着分明的愉悦。小原清了清嗓子,低低地唤了一声,
“虎——”

独坐在黑暗中的男人仿佛此时才察觉到小原的到来,也不急着应声,悉悉索索抖出了一根烟,静静点燃了,才在烟头的星点火光里抬起头来。触碰到小原的视线,男人淡淡一笑,
“哟,将,你几时变得这么积极。集训明天早上八点才开始。”
小原低头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指针就着表盘刻度的荧光精准地走动着,
“虎说错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现在是三点二十八分。”
“在酒吧里喝得半醉以后直接过来的吧。”男人嗅到小原身上的酒味,自然地转了话题,“……是怕早上起不来么。”
后半句话俨然是肯定的语气。
“怎么可能……我虽然每次集训都不会早到,但准时也算是有口皆碑的啊。”
小原略一耸肩,走到场地中央,随手扯了一把高脚凳放到麦克风前面,坐了上去。推开电源开关,不轻不重地拍着麦克风试音,小原半眯着眼睛将视线移回了男人身上,
“怎么,我们天野工作狂难道不是来练习的?我进来的时候可没有听到吉他声。”
“抱歉,你刚好赶上我的休息时间。”天野平静地摁熄烟头,吐出最后一口烟云,抬手打开了一盏黯淡的灯,“不过既然你来了,就再次开始吧,反正也已经休息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那么,主唱大人想从哪一首开始?”
“唔,Kiss twice,Kiss me deadly。”小原精致的面容上浮起一个慵懒的笑容,“……只有你一个人的话,我比较想听木吉他的声音。”
“遵命。”
天野起身换了吉他,再次坐下时翘起二郎腿摆出一个看起来十分舒服的垫着吉他的姿势,而后伸出手戏谑而不失优雅地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将,开始了哦。”
小原轻轻点头。下一秒,一把略微有些黏腻的磁性嗓音缓缓荡漾开来。
……
止住微颤的弦,天野稍稍抬眼,
“将,你刚刚有三个音走调了。”
语句里丝毫没有宽容的意味。小原突然有些忿忿,这首明明是沙我那家伙的新曲子,虎怎么可以记得丝毫不差,真是不讨人喜欢的记忆力。仿佛要挣回一口气的微微仰面,小原稳了稳自己的气息,
“……再来一次。”
……
“……可以说你有进步么,这次是一个地方走音。”
天野透着笑意的眼神里可以窥见一丝嘲弄的意味,小原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回应道,
“事不过三,最后一次。”
脱下休闲西装的外套,小原取下麦克风,把外套搭在支架上。轻巧地离开了圆凳,小原摇了摇头,试图借此驱散体内略微阻碍思绪顺畅流动的酒精。天野怀里的吉他声已起,小原微微阖眼,顺着音符扭动腰肢,响指一下接一下,恰到好处地掐着节奏。嗓音自然地滑落,这一次,忽地有了蛊惑人心的意味。
情绪渐渐好起来。
天野熟练地拨着弦,不动声色地看着纵情投入的小原。昏暗的灯光下,细长微翘的睫毛抖落细密的阴影,喉结因着每一个音节而轻轻抖动,修身的丝质褶襟衬衫领口微敞,锁骨在每一次扭动中蜿蜒出诱人的线条……
……真是迷人呢。
心底不禁滑过这样的赞叹,天野在小原完美无缺地演唱中弹出最后一个音符。
*CommentList

华梦随风

系江南《缥缈录》中息衍&息辕的叔侄同人本主题曲歌词。
顺便打个广告,希望大家有爱的话多多支持:http://hi.baidu.com/shuzhizu (同人本公示站 有风自南)


【版权所有,请勿随意转载。谢谢】


【九州缥缈录·华梦随风】

犹记当年生死悬一线
剑眉星目若浮草忽现
跌撞相随两两竟寡言
唯念掌心温存连

年少懵懂无愁闲 凉夜扶枝细剪
庭间花径阡阡
执剑起舞尽疏狂 得你半式张扬
若此时相见 能否窥你笑颜

殿上赐剑扬名 只盼近如淡影
相行相伴难相离 亭中习风共奕
名利禄 皆尘土 不及你一语
把手执教恍如昨 而今已不再
孑身成孤影


一人一马静雪沾墨袍
浊酒一壶笑随风尘杳
形单影只箜篌余音袅
长剑难断情仇绕

少年之誓豪言壮 意气风发如狼
剑气摧山排浪
醉眼朦胧兀自嘲 叹韶光催人老
天驱微芒遥 依稀辨路迢迢

昔时伊人犹在 素笔不曾染尘埃
有风塘内繁花盛 凌风剑意铮铮
霜红落 华梦破 烟云终成灰
雏鸟自凭丰羽翔 红颜亦已殇
独我踏悲行

ご案内

About me

开小瞬

Author:开小瞬
正名团子开或者十九瞬。
昵称开开,团子,小瞬,小古。
英文名Alice。

佩龙凤呈祥长命锁。双尾戒。
手腕有缅甸玉镯和蓝色猫眼石手链。
想拥有一枚三角形重叠桃心形状的刺青。

本命天野真志。无法动摇的信仰。
热爱alice nine。
坚信奇迹。

养子进行时。冷暖自知。

二次元重症病患。
人格分裂。
不必对我抱以期待,因为我自己都已放弃。